首页 > 商业 > 正文

谁“骑坏了”共享单车

2018-12-06 14:54:24  第一财经

多位业内人士在谈到近年来好项目稀缺问题时,都会以遗憾口吻回忆称——没啥好项目了,难得出现个共享单车模式,也被玩儿死了。

有人说是资本,有人说是创业者自身,有人说是大环境,但没有人认为,这场“利”字当头的博弈局中,有谁是无辜的。

直白的话语背后,隐藏的是自2016年~2018年间,整个共享单车领域之中,被创业者与投资人共同以资金、资源、肾上腺激素刺激下的惨烈竞争。业界少见哪个创业项目会像共享单车一样,短时间内聚拢大量资本、稀缺资源,同样短时间内遭遇破产与毁灭,出局与革新。

“大家都被某种力量推着往前走,很难说是创业者、投资机构、还是某种求胜心的过错。”一位共享单车领域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

资本混战

一位已离职ofo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其印象中,共享单车的潘多拉魔盒,是从2016年底、2017年初开始打开——那时,资本入局,戴威与ofo团队走出了校园安逸的生活,开始进入残酷、快速的行业竞争。

回过头来看,自2016年始,通过资本快节奏入局,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竞争陷入白热化——ofo一年拿到四轮融资,分别是1月份获金沙江创投与弘合基金1500万人民币A轮融资;8月获真格基金和天使投资人王刚1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9月2日获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和唯猎资本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9月26日获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10月10日完成1.3亿美元C轮融资。

相对应的,摩拜在下半年以更快速度跟进着——2016年8月19日获得熊猫资本、JOY Capitcal愉悦资本、创新工场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8月30日获得祥峰资本领投、熊猫资本以及创新工场跟投的B+轮融资;9月30日获得超一亿美金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高瓴、华平、红杉、启明创投、贝塔斯曼、愉悦资本、熊猫资本、祥峰投资和创新工场等多家机构,同时得到了美团创始人CEO王兴的个人投资;2017年1月4日,公布D轮2.15亿美元股权融资。腾讯、华平领投,新引入的战略与财务投资者包括携程、华住、TPG 等。

时任摩拜单车CEO的王晓峰公开表示,对2016年的融资速度并不满意,其实还可以更快。2016年一年才融五轮,本来希望可以融六轮;城市扩张也不够快,至2016年12月初才新开六个城市,希望更多一点;招人不到1000,希望更多。

而一位参与到摩拜单车项目的早期投资人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共享单车项目好、赛道好,早期没有什么问题,“中后期就是自己把自己玩儿死了。”

“更多、更快”的高强度口号,“大额、快速”的资本入局, 让诸多创业者眼红心跳,2016年,诸多不知名、未做大、甚至短期内即遭破产清算的共享单车项目悉数成立,包括小蓝单车、小鸣单车、优拜单车、悟空单车、骑点单车、1步单车、由你单车、小白单车、闪电单车等,很多项目的墓志铭就是简单的三个字——“天使轮”。

2017年,凭借泡沫搭建出的海市蜃楼逐个坍塌——6月13日,悟空单车退出共享单车市场;6月21日,3Vbike宣布停止运营;8月,町町单车资金链断裂;9月,酷骑单车多处运营单位失联;11月,小蓝单车停止运营。

天下熙熙攘攘,为利生为利亡。

洗牌清算

很大程度上,投资者选择入局共享单车赛道,的确是看中了该模式未来发展前景。

2017年,华平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平参与摩拜C轮融资,并非跟风,而是基于大量分析,跟踪并看好中国出行市场,他称,“摩拜其实解决了金字塔下半截最后两三公里的需求。而且共享单车市场增长非常快,几乎没有营销费用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快速增长,极为罕见,说明它解决的是人群的刚需。”

遗憾的是,刚需没能战胜人性。

早期ofo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6年大举入局的资本方各有各的算盘,他们其实并不关心ofo的死活,只关心ofo跑得够不够快。对于部分VC来讲,够快——就意味着下一轮更大的融资规模,更值钱的股权价值,更多被接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产业基金入局的滴滴,从一开始就将ofo视为自身战略布局的一部分,收购并入是最初便想好的策略。因此,ofo够快,也代表着滴滴有更稳固的增长点;作为ofo核心支撑的创始人戴威,在多方力量夹击之下,只能提速快跑,来不及回过头反躬自省,到底哪里有纰漏、有差错。

该人士称,投资机构本来就是更多扮演“锦上添花”,很少会出演“雪中送炭”,即使是高潮时最高调、低谷前提前十倍套现离开的朱啸虎,在ofo内实际并未受到过多苛责,内部人非常理智客观地看待投资人的“投机”举动。他称,ofo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内部永远被应接不暇的问题带节奏,而原本就该思考清楚的产品问题——如产品优化、调度、修理等运维细节,以及对应的成本模式,本来在2016年就解决掉,却到2017年10月左右才启动。也正因此,ofo在单车产品层面饱受诟病。

另一位摩拜早期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共享单车领域竞争实际并未夸张到“史无前例”,只不过因为涉及衣食住行中的“出行”问题,影响波及范围更广,因此才被置于高倍显微镜之下。其他领域,如之前团购领域“百团大战”、互联网金融领域P2P烧钱营销、币圈链圈恶性竞争等,不胜枚举,只是因为不够贴近民生生活,才没有引发广泛关注。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黄良东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