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广东30条改革举措重塑营商环境:开办企业5个工作日搞定

2018年07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弘禹  

导读:深化营商环境综合改革,是广东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统集成工程和转变政府职能的重要抓手。此次改革,广东规定企业开办时间压减至5个工作日以内,还将完善政策落实兑现制度,不得以政府换届、领导人更替等理由违约毁约。

广东正通过重塑营商环境构筑新的竞争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广东省深化营商环境综合改革行动方案》(下称《方案》)已于近日印发。《方案》从商事制度、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企业投资管理体制、贸易便利化、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市场监管六方面推出30条具体举措。

这些政策聚焦两方面:前端,主要是降低市场准入门槛、解决审批繁琐和提高开办企业便利性等;后端,则着眼于准入后企业建设、运营过程中对应行政服务和管理效能的规范和提升。此外,强调保护企业家精神,包括加强产权保护。

一些改革举措力度不小,比如明确要将企业开办时间压减至5个工作日以内,并强调在政策落实兑现上不得以政府换届、领导人更替等理由违约毁约等。

针对此次《方案》,广东省委改革办解读说,深化营商环境综合改革是广东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统集成工程和转变政府职能的重要抓手,通过解决营商环境优势相对弱化等问题,激发活力,改善环境,降低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在广东开办企业将更便利

市场准入门槛较高是《方案》首要解决的问题,而外资是重点对象之一。

对此,《方案》提出,广东将全面实施《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及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落实国家关于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准入限制的政策,推动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放宽。

放宽外资准入也是国家层面着力推进的工作。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版负面清单已从63条减至48条,放宽了22个领域的市场准入。作为外资大省,2017年广东亦曾出台“外资十条”,开始加速推动放宽外资准入和优化营商环境。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早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我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对营商环境提出更高要求,也加速了相应的改革步伐。

准入环节的另一痛点是审批事项繁琐,此次《方案》亦有对应举措。仍以外资为例,广东要将对负面清单以外的外商投资备案(不含减免税项目)办理时限压减至1个工作日以内,并推动实现港澳服务提供者备案权限下放至地级以上市。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高怡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准入是首要环节更是重要突破口,而优化标准一是门槛高不高、二是方不方便,后者还需向开办企业便利性延伸。

《方案》也针对企业开办环节推出诸多改革举措。最大的一个亮点是,广东对企业开办时间做出明确规定,即压减至5个工作日以内。据悉,这要在今年实现。

作为衡量营商环境的重要指标,开办企业时间也成近年广东各市“攻坚”的重点,目前广州、深圳和东莞等市开办企业时间压缩至10个工作日以内。2017年,广东全省开办企业的平均时间已压缩到15.7个工作日,比2016年缩短5个工作日。

广东省工商局近日透露,目前正制定有关方案,把流程压缩至4个、企业开办时间压缩至5个工作日内之后,按世界银行的评价标准,广东开办企业便利化程度将进入全球前列。

按国务院要求,今年年底前各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要将企业开办时间压缩一半以上,由目前平均20个工作日减至8.5个工作日以内。

“5个工作日是完全可以实现的。”高怡冰说。过去几年,他带领的课题组对广东开办企业便利化程度进行跟踪评估,并为政府提供建议。“广东探索多年,有关部门对各环节‘摸’得较为清楚,知道哪些不必要环节得砍去。”

高怡冰指出,借助于信息技术,尤其是近年广东在“互联网+政务”方面的率先探索,也使得这一目标的实现变得更快更容易。

广东正全力推进“数字政府”改革探索建设,与腾讯公司合作,已率先在一些政务服务上实现“零跑动”的场景。

政府换届不得违约毁约

这种对行政效能的提升,并非局限于上述“前端”环节,根据《方案》,今后广东在项目落地建设、贸易便利化等方面的办事效率均将全面提速。

比如,广东将大幅压减办理时限,工程建设领域行政确认类备案事项办理时限原则上不得超过3个工作日,行政许可类事项的办理时限将再压减一半,且原则上不得超过法定期限的30%(不含法定公示期限),将工程建设项目平均审批时限压减至100个工作日以内。

其实,广州、深圳两市已经在近期率先提速建设工程审批效率,深圳的建设项目从立项到施工许可办理完成的总审批时间从以前267天压缩到不超过90天。

此外,广东明确将重点推进贸易便利化改革,今年内要实现通关准备和货物提离时间压减至少1/3以上,将取消出口退(免)税预申报,优化进出口税费管理。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早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营商环境优化要注重“开放”,也要为企业或项目进入后提供优质生存和发展环境,由此才能对外产生足够的吸引力,对内亦有利于激发存量企业的活力。

近年,营商环境被广东视为重点改革领域。此前,广东全面深化改革工作会议强调,要切实解决企业全生命周期遇到的“痛点”“堵点”“难点”,再创营商环境广东新优势。

高怡冰说,未来营商环境改革需进一步理顺从进入到退出的所有环节,这需要老老实实的改革,提高行政效能,转变政府职能。

《方案》的另一个亮点是,着重强调政府监管的规范性和对企业信心的提振。监管方面,今年广东将全面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未经省政府同意禁止出台货运车辆限牌及外地货运车辆全天限行措施,不得出台中小客运车辆限牌及外地中小客运车辆限行措施。

信心方面,着眼于强化保护。包括产权保护上明确要区分企业法人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涉案人员个人财产和家庭成员财产、合法财产和违法所得等标准和规范,不得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实施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明确将完善政策落实兑现制度,不得以政府换届、领导人更替等理由违约毁约。

“如果企业感受不到安全感,行政效能再高也难调动他们的创新发展积极性。”高怡冰认为,营商环境改革的根本逻辑是进一步理清政府和市场的角色与关系,以营造一个良好发展环境,规范监管和强化产权保护是应有之义,更是基础。(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duhy@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