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WeWork估值跌近400亿美元、IPO夭折,软银竟然还要花50亿美元接盘?

2019-10-23 08:04:32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施诗

IPO夭折、CEO辞职,共享办公空间“独角兽”WeWork的故事仍在继续。由于未能如期IPO,WeWork不仅估值大跌、高管纷纷离职,其资金链也岌岌可危。如果不能尽快获得新一轮融资,那么WeWork或于今年11月中旬耗尽现金。

站在悬崖边上的WeWork获得了软银的拯救。虽然估值暴跌,但软银对WeWork似乎还未死心,计划以高达50亿美元的投资全面接管WeWork公司,并花费17亿美元“赶走” WeWork公司实控人、前CEO及创始人Adam Neumann。

亏损不断,WeWork估值暴跌

今年1月,软银直接向WeWork投资了20亿美元。彼时,WeWork风光无限,被市场认为是一家超级独角兽,估值高达470亿美元。然而,不到10个月的时间,该公司的估值就大幅缩水。10月10日,福布斯官网的一篇报道将WeWork的最新估值定为28亿美元,狂跌近400亿美元。

随着财报的发布,市场对WeWork的盈利能力也存在不少质疑。根据WeWork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18.21亿美元。不过,营收上的持续增长来源于门店不断扩张带来的亏损。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扩大至19.27亿美元。

进入2019年以后,净亏损的状况仍未改变。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约15亿美元,高于2018年同期的7.6亿美元;净亏损达9亿美元,高于2018年同期的7.2亿美元,同比增长25%。

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长期看,尽管我们不认为净亏损占我们收入的百分比会增加,但这一比例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并将继续绝对增长。”软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也曾表示WeWork将在10年之内 “实现可观的盈利”。

然而,这些无法缓解投资者的担忧。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师克里斯·莱恩预计,WeWork需要在未来4年内有72亿美元,才能够把现金流转正。而如果在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钱,将提升到98亿美元。

这无疑是天文数字。业内人士认为,WeWork虽然愿景远大,但其管理层似乎忘记考虑经济周期的存在。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尚未实现盈利的公司想要获得巨额的融资并非易事。正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所言, “在我们看来,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软银或重金接盘

据报道,当地时间10月22日,日本软银集团已获得WeWork董事会的批准,将接管这家陷入困境的创业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软银计划向WeWork共投资40亿至50亿美元用于新融资和现有股票。此次交易对WeWork的预融资估值为75亿至80亿美元。

软银新一轮投资额将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软银计划以30亿美元的价格从现有的股东手上收购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软银计划以认股权证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资15亿美元。第三部分,软银联合瑞穗集团为 WeWork 提供约50亿美元银团贷款。软银希望大量的现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实现正向自由现金流,并实现盈利。

此外,为了让Neumann放弃对WeWork的控制,软银将向 Neumann支付约17亿美元的补偿,其中包括9.7亿美元的股权,1.85亿美元的咨询费,以及5亿美元的信贷。

一旦融资顺利完成,软银对WeWork的控制权将超过70%。软银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将接替Neumann担任董事长。

尽管困难重重,但WeWork的“接盘侠”并不少。此前,WeWork的第三大外部股东摩根大通也曾提出拯救方案。自从WeWork9月底IPO夭折之后,摩根大通曾与100多个投资者接触,试图筹集50亿美元的债务投资,用以拯救WeWork。摩根大通已顺利完成这笔资金的筹集。但是,与软银的方案相比,摩根大通不愿意在方案中加入要约收购,也不愿意向Neumann支付数亿美元的补偿金,让其离开董事会。

随着WeWork董事会通过软银的方案,摩根大通在该公司的处境略显尴尬。一旦WeWork新董事会置摩根大通于不顾,这对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来说,将是一个沉重打击。Dimon强调了打破高盛与摩根士丹利科技股IPO双头垄断的重要性,并吹嘘了该行最近的成功。据悉,Dimon此前一直私下里与Neumann有合作,欲让WeWork成功上市。“我们在硅谷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戴蒙曾表示。

目前,WeWork尚未就此事做出回应。

编辑:施诗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