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人民币汇率应该而且能够维持基本稳定

2019-06-12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受贸易战影响,5月初以来,人民币遭遇了较大的贬值压力。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5月5日宣布将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之后,市场情绪波动,一些人认为,中国或会以人民币贬值应对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这种贬值预期推动离岸和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5月上旬及中旬持续走低。

5月19日和23日,中国人民银行的两位副行长潘功胜和刘国强先后表态,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而且,5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跌幅明显小于收盘价的跌幅,分析人士认为,这是逆周期因子在发挥作用。显然,人民币贬值并不是政策意图,而只是市场对贸易战的一种反应。央行通过多个渠道释放信号,正确引导市场预期,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5月下旬及6月初走势较为平稳。

但在6月10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又出现了较大幅度贬值,跌破6.93,创下今年以来的新低;在此之前的6月7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95,也是今年以来的新低。这几天,关于“破7”的讨论也多了起来。由此可见,市场上的人民币贬值预期又开始升温了。

6月1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930,大大低于前一交易日的16:30收盘价6.9332。受此影响,当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都出现了上涨,贬值预期暂时受到了抑制。但是,如果仍有较多投资者认为贸易战会导致人民币贬值,那么,贬值预期和贬值压力还有可能上升。

为什么一部分投资者认为贸易战会导致人民币贬值呢?他们的逻辑是,贸易战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为了应对减速的风险,首先,可能会通过人民币主动贬值,以刺激出口,增强经济动力;其次,货币政策可能会变得宽松,从而导致人民币被动贬值。5月上旬及中旬的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对主动贬值的预期引发的。而近日贬值预期升温,则主要是由于市场对被动贬值的预期。

6月8-9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日本福冈举行,与会各方都担心经济增长下行风险,需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进一步的行动当然包括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全球有多个央行已经降息或准备降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投资者预期中国央行也会降准、降息。对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也是这两天A股较大幅度上涨的部分原因。

但是,上述两种贬值预期(对主动贬值的预期和对被动贬值的预期)夸大了贸易战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影响。面对贸易战,我国不需要也不会主动贬值,而货币政策会继续坚持稳健基调,被动贬值的空间并不大。

首先,人民币贬值弊大于利,我国应该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贬值或许能对出口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但会妨碍我国的经济转型、结构调整。而通过经济转型、结构调整增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才是应对贸易战的正确策略。主动贬值还会损害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信用,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币值稳定才能增强人民币的国际竞争力。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在贸易战中放任人民币贬值,会削弱各方对我国的信心,我们获得的支持就会减少,而资本流出的压力会增加,使贬值压力进一步增强。这种状况是一定要避免的。

5月中下旬以来,通过央行官员表态、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市场认识到主动贬值不是我国的政策选项。

其次,我国货币政策不会大幅宽松,国际收支将基本平衡,完全有能力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因此,不会发生资金无序流出的情况。而我国贸易顺差增长较快,前5月增长了13.8%。我国良好的国际收支状况,将保障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另外,由于央行这些年已经显示了维持汇率基本稳定的强大能力,做空的投机者不敢轻举妄动。在这波人民币贬值过程中,做空的力量并不强。

目前,全球货币政策环境都趋于宽松,美联储也有降息的可能。美国1月期国债与3月期国债的收益率出现倒挂,而1月期国债收益率低于联邦基金利率,显示市场预期美联储降息将很快发生。这对美元汇率形成了抑制。6月以来美元指数大幅下跌。美国经济形势不如预期,美联储可能超预期宽松,美元不可能维持强势。这对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维持基本稳定是一个有利的环境。

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经济运行稳中有进,经济基本面良好,人民银行将保持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将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我国汇率市场化改革逐渐深化,货币当局对外汇市场不做常态化干预,在基本面良好的基础上,正确引导市场预期,维护外汇市场秩序,人民币汇率就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编辑:李志军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