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实地探查大股东爆仓漩涡中的延安必康:技改项目进度缓慢 嘉安养老项目尚待装修

2019-06-14 19:28:2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韩迅

今年2月以来,因股权质押“杠杆过高”,延安必(002411. SZ)的部分股东们频频遭遇“平仓”,其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沂必康)自2019年2月14日起也发生平仓减持事故。

在深互动平台上,延安必康对此的解释是“大股东对公司发展一直充满信心,减持系质权人强制平仓所致,并非大股东主观意愿,公司相关股东已在与质权人积极进行协商,降低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近期,延安必康又发生了多起“被动减持”,其中,仅6月11日一次披露的“被动减持”,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宗松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减持股份就高达4636.82万股,占到了公司总股本的3.03%。

在诸多“强行平仓”、“被动减持”漩涡之中的延安必康,还有让市场关心的是其重组时候的募投项目“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与收购的嘉安项目进度如何?

为了了解两个项目现场情况,2019年5月上旬和六月上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别两次来到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的所在地,经过实地查看发现,延安必康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与嘉安养老健康项目进度或许并不如其年报披露的那样乐观。

连霍高速横穿江苏省北部,一路向西通往新疆的霍尔果斯,这条高速公路被誉为“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

当来往车辆在连霍高速上驶过徐州新沂的时候,连绵起伏的麦田突然戛然而止,映入眼前的是一些突兀且巨大的建筑物,有些外墙装饰已经竣工,有些还裸露着钢筋水泥的外墙,有些甚至仅有建筑物的框架,或许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建筑物就是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延安必康(002411.SZ)当年重组时候承诺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也在其中。

没有达到预计效益

延安必康是重组了九九久之后才得以借壳上市,按照九九久在2015年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显示,九九久当年是“拟发行9亿股收购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必康)100%股权,同时配套融资23.2亿元。”

根据交易方案,陕西必康作价70.2亿元,九九久拟以7.8元/股的价格向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沂必康)、陕西北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北度)、阳光融汇、华夏人寿、上海萃竹、深创投发行股份9亿股,购买其持有的陕西必康100%股权;同时以8.39元/股的价格向李宗松、周新基、陈耀民、薛俊、何建东非公开发行股票2.77亿股,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3.2亿元,主要用于陕西必康子公司必康江苏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

这个项目显然承载了重组方、股东方和市场投资者共同的希望,在九九久2015年7月28日发布的交易报告书(草案)中对“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有过这样一段描述,“本技改项目计划在生产环节实现基于工业互联网的信息共享,建立企业资源计划管理系统,在供应链管理上实现原材料和成品配送的管理与优化,并利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强化统计分析及信息开发,提高生产效率并优化管理流程,实现生产运营的全过程控制以及企业经营、管理和决策的优化,全面提升陕西必康及其子公司在生产过程中的资源配置效率。”

对于该项目投产后的未来盈利情况,交易报告书也做出了规划,“项目建成且全部达到设计产能后,预计可实现年营业收入80亿元,利润总额22亿元左右,税后利润16亿元左右,投资利润率为37%左右。财务内部收益率(税前):31.32%,(税后):25.32%,税前投资回收期(含建设期):5.63年,税后(含建设期)6.22年;预计盈亏平衡点为38.59%(即项目实际销售收入达到全部达产后预计销售收入80亿元的38.59%,即实现盈亏平衡)。”

由于项目被十分看好,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九九久与陕西必康很快完成了此次重组。

2015年12月31日,九九久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权益变动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新增股份登记完成后,原实际控制人“周新基持有本公司股份的比例由18.90%下降至5.25%;新沂必康持有本公司46.40%的股份,成为本公司控股股东;李宗松通过控制新沂必康和陕西北度间接控制本公司48.33%的股份,成为本公司实际控制人。”

由此,交易完成,陕西必康实现借壳上市。2016年3月4日,九九久发布公告,公司名称变更为必康股份。

但是,这个技改搬迁项目却迟迟没有兑现该有的承诺。

根据必康股份2016年年报显示,“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的投资进度为0,没有达到预计效益。一年之后,必康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的本报告期内投入金融为23545.2万元,投资进度为10.30%,没有达到预计效益。

到了2018年年报时,延安必康(即必康股份更名后)年报显示,“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的本报告期内投入金融为114089.5万元,投资进度为60.23%,还是没有达到预计效益。

延安必康证券事务代表罗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披露的进度仅仅是投资进度,而不是项目进度,“整个技改搬迁项目是45个亿的总投资,60.23%只能代表我的募集资金22个多亿里面投了13、4亿资金。”

项目建设进展堪忧

按照罗旭的说法,贴着连霍高速的路口两边的1—9号的九个厂房,就是延安必康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

在项目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九个厂房的土建与钢结构厂房已经完成,但是有些厂房的外部幕墙装饰有损毁,包括一些玻璃的破损。

厂房附近杂草丛生,车间之间的外部路面尚没有进行水泥施工,多数是夹杂着建筑垃圾与杂草的黄土路,没有看到任何工人或者安保人员。

在4号厂房门口,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其厂房上面的标识是“眼科制剂车间”,厂房四周还有罗拉的排水管。当走进这个厂房之后,里面显得空空荡荡,只有一根根钢结构的立柱支撑在那里。整个车间被分为上下两层,地面都是是简单的水泥地面,积累着许多像棉絮一样的灰尘和垃圾,显然许久未曾有人进来。

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斑驳的地面上还有一些没有及时处理的建筑垃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4号车间内部的楼梯上到二楼,楼梯没有讲过任何处理,遍布灰尘和砖头,二楼上面也都是未经处理的水泥地面、灰尘和建筑垃圾。

罗旭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号车间的确是要生产眼药水的车间,“但是,这材料的生产技术还没有跟这个GMP那边沟通完,几条生产线还在调整。”

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4号厂房里面没有看到一台生产设备,或者生产机器,也没有看到工作人员。

在不远处的9号厂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上面写着“生物制剂车间”。和4号车间的景象差不多,9号车间里面除去钢结构的厂房以外,剩下的就是灰尘、建筑垃圾,还有一些碎石子地面,以及裸露的钢筋。

有一些地方还在漏水,地面形成水迹的地方已经有了青苔,没有看到任何有生产设备和工作人员的迹象。

对此,罗旭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9号厂房的确是生物制药的车间,“因为产品的一致性评价还没过完,所以我们想等他一致评价过完,确定性更高的时候,我们再把这个消息放出去。”

罗旭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九个厂房中,1号厂房是准备做医药耗材的,由于市场变化较大,“我们没有提到太前面做,具体决策还没有出来。八号厂房是一个预留厂房,理论上,做好土建就可以了。

2号厂房是综合固体车间,3号厂房是片剂车间,罗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两个车间就包括了所有的颗粒剂、贴剂、胶囊剂、中药、西药都在里面。“因为它都是通过原材料,然后把它制剂,这一块已经基本上都完工了,现在已经在进入一个试生产状态。5号车间是中药提取车间,这个提取车间已经全部都搞完,现在已经可以直接投入生产了。6号车间它是一个激素车间,目前产品有所调整,但是现在整个设备都已经进去了。7号车间是我们的大小容量注射器车间。”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整个1-9号厂房看到的景象,不管是可以试生产的说法,还是可以直接投入生产的说法,现场的情况都是不太一样,延安必康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的现场情况的确令人堪忧。

2019年2月末,延安必康公告称,该项目整体达到结项状态的时间期限延期至2019年7月31日。而在此之前,该项目已经延期了好几次。

延安必康给出的延长理由是:“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 生产所需的“智能制造领域的自动化设备、系统控制平台、信息技术平台已达到规划要求,并新增了机器人和AGV智能设备。与西门子共同打造的柔性制造系统已搭建完毕,车间控制系统PCS7,生产制造执行系统MES,厂房综合管理系统BMS和环境监测系统EMS,立体仓库及AGV小车等系统刚完成单点测试与单工段运行测试,正在进行设备联调。项目结项前消防验收、节能验收、规划验收和环保验收等专项验收及竣工验收工作也正在积极推进。由于药品、医疗器械更新换代加速,市场需求变化较快,部分生产线相关设备的技术路径、选型仍需局部调整。”

罗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厂房基本上都已经到达了可验收状态,“已经到了基本上到了试生产状态了,只要到达试生产状态,它就可以了。我们当时约定的试生产的状态就是结项状态,投产它是要陆续投产。”

也就是说,其实上,“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从试生产到真正的投产还需要有一段时间期。“至少有个GMP。”罗旭如是说。

养老项目基本没装修

除去 “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延安必康的另一个收购项目——徐州嘉安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嘉安健康)也备受市场的关注,它的进展又如何呢?

6月上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度来到新沂,现场勘察了嘉安健康的进展,发现情况还不如“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乐观。

在延安必康2016年6月1日的公告中,其全资孙公司必康制药新沂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必康新沂)拟以现金68,409,320元收购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持有的嘉安健康100%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嘉安健康将成为必康新沂的全资子公司。

按照公告显示,延安必康本次交易是“公司基于现有医药制造的主营业务模式以及未来打造医药大健康生态的战略布局而实施的。”

 罗旭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嘉安的项目主要是五星级酒店和养老中心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新沂当地看到,嘉安的五星级酒店目前整体建筑已经完成,外部幕墙装饰基本竣工,但是酒店的周围道路都没有进行处理,依旧是杂草丛生的土路,夹杂着散乱的碎石。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散乱着一些工业垃圾,以及一些水泥块。

在酒店的里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没有一点装潢的痕迹,全部都是毛坯房,地面上都是散乱堆放的建筑垃圾、水泥、砖块、土堆等。

酒店附近就是嘉安的养老中心项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一些楼做了一些骨架、有几幢楼做了外墙装饰,但是还有好几幢楼都没有进行装修,多数楼甚至都没有安装玻璃和门窗,遍地杂草丛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跑了七八幢养老中心的楼,走进楼里,也没看到任何装修的迹象,均处于毛坯状态,包括电梯、消防、水电、门窗等,都没有进行施工。

对此,罗旭解释道,酒店和养老中心项目在生产制造之前,不能先期完成,“因为这一块它是必须配套的。养老的是固有化的一个体验中心,酒店这一块它相当于是医生过来做体验的一个两天三夜的培训模式。另外一方面,让他体验我们公司这个产品制造的水平和我们整个大健康的数据是怎么去落地的,包括可穿戴设备也好,管理系统也好,通过这些东西去配套能做好。”

罗旭认为,如果生产制造、产品数据采集这一块没有全部完成,把资金投入到配套的酒店和养老项目上是不划算的,“所以,才会有一看就很荒凉的一个样子。投了钱进去也要折旧,等我这些基础软件的东西大概都建完了之后,硬件其实建得很快的。”

延安必康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扣非净利润为1.48亿元,同比下降28.13%。备受市场投资者关注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和嘉安的养老健康项目,能否如期完成,达到承诺的效果与收益,一切还得拭目以待。

编辑:韩迅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