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专访渣打银行高级经济师刘健恒: 大湾区将成独具一格城市集群 深港两地应加强金融、创新互动

2019-07-10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智宇

“据我们开展的最新一期大湾区客户调研结果显示,约三分之二受访客户预计大湾区建设将给自身业务带来新的机遇。”渣打银行高级经济师刘健恒在7月9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在渣打方面看来,粤港澳大湾区所具备的巨大规模优势、强大的政策助力以及整合多套法律和社会体系的必要性使得大湾区成为独具一格的城市集群所带来的独特优势,是其客户对大湾区乐观情绪的主要因素。

渣打银行高级经济师刘健恒资料图

刘健恒援引渣打的调查数据称,受访企业当中,有63%的企业预计大湾区政策加速出台将对2019年企业业务带来积极影响。他指出,虽然客户通常更加青睐像“进一步减税”等更为直接和即刻见效的政策减免优惠,但他们也非常看好大湾区政策加速出台带来的积极影响,政策加速出台将对其他经济刺激措施形成补充。

刘健恒指出,在过去十多年间,得益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金融的跨境合作已做出很多工作,而大湾区将探索增强跨境金融连接的途径;为满足大湾区发展面临的多重需求,大湾区需要在融资、资本项目开放和金融创新等方面发力。

在这个过程中,刘健恒表示,深圳应加强与香港联动,在金融、科技方面强化互动,为大湾区的进一步融合打下基础。

刘健恒是渣打银行驻香港资深经济师,曾参与创建了渣打人民币环球指数(RGI),该指数为首个度量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行业基准指标。

集群效应释放大湾区发展潜力

渣打银行在2018年时也做过一份大湾区客户的调研,当时其受访客户中,预计大湾区在未来几年将迎来新的经营机遇的比例为49%。时隔一年,这个数据上升至64%。

刘健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随着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出台,其将中国发展最为强劲且最富活力的地区与国家长期经济发展重点结合到一起。有助于大湾区的强劲增长和保持热度。

2018年,大湾区内11个城市的GDP总量达1.64万亿美元,超过同年韩国约1.62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按照7.0%的保守的平均年名义增长率计算,渣打方面认为,到2035年时,大湾区的GDP总量可能超过英国和法国。但从目前来看,刘健恒称,大湾区仍需进行全面规划和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以充分释放发展潜力。

创新、合作和加速基建连接将会是释放发展潜力的主要手段。刘健恒表示,这具体体现在资本、货物、人员和信息自由流动,更好地整合不同法律体系以及通过明确城市职能、优先发展重点及其他因素,实现功能专业化分工等方面。

刘健恒认为,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这四个核心城市功能互补,将起到带头示范的作用,明确城市职能也最大化了协同效应。尤其是,大湾区有“香港-深圳、澳门-珠海、广州-佛山”这三个驱动“极点”,通过三对城市鼓励合作,“轴线”依赖于大湾区交通网络持续扩张,能够加速珠三角东岸和西岸的协同发展。

大湾区具备独特优势

在刘健恒看来,不同于其他现存湾区或大都会,大湾区需整合多套法律和社会体系以成为真正的城市集群。

“我觉得大湾区未来发展会是非常多元化的,而不是像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或者纽约湾区一样的单一产业独大的格局”,刘健恒表示,大湾区内部拥有多元化的经济结构,未来也应该好好利用多元化的经济结构。

而“一国两制”也给大湾区带来其他湾区所不具备的优势。比如,选择性更强。刘健恒认为,对外国投资者或企业家来说,可以选择香港或深圳的金融机制、法律机制。

“大湾区不需要完全的一致化,可以多一些互惠合作”,刘健恒说。

在这个过程中,大湾区的其他城市也在加强与香港、澳门的交流与合作。《行动计划》也提出,要通过优化提升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功能、打造广州南沙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推进珠海横琴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支持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支持中新广州知识城建设、支持珠海西部生态新区建设等等合作区,共建粤港澳合作发展平台。

刘健恒认为,大湾区发展的协同效应很大程度上根植于香港、澳门能持续推进经济开放和以市场为导向,以及港澳机构和法律规则的力量。

通过过去10-15年的发展,珠三角的区域一体化已取得诸多进展。比如说2003年大陆与港澳首次启动并签署了内地与香港(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对大陆与港澳间的货物及服务贸易取消关税并逐年降低非关税壁垒。一系列的政策安排加速了内地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进一步融合,在遵循“一国两制”不动摇的前提下,刘健恒称,从香港的视角看,香港将拥有大量待开发的高端消费和教育、医疗、金融等服务业需求,进一步巩固香港参与中国内地新增对外开放试点并随后推广开来的能力,以及通过香港经验、连接和向国际市场监管看齐等优势,充当起推动大湾区发展的“最佳大使”的角色。

此外,渣打也在近期针对香港逾800家中小企业进行调研,结果显示,“信息和通讯”“金融和保险”以及“房地产业”是最有可能受益于《纲要》指导方案的前三大行业。

刘健恒表示,尽管由于成本较高,香港在运营科学和技术研究实验室之外实质性“再工业化”的空间或者有限,但大湾区其他城市越来越发达和多样化的在岸生产基地同样将支持范围极广的香港商业,从物流和专业服务等传统支柱性产业到金融科技、生物医学、文化、创意产业、咨询和培训及风险管理等新兴产业。

推进金融、创新联动

金融服务在大湾区多样化发展过程中具备重要性。刘健恒称,未来数十年中,由于传统产业升级、培育创新和新兴产业,以及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力支撑等,大湾区将需要大量融资。

这将发挥香港作为一个成熟国际金融中心并且具备广阔成长空间的优势。而为了推动香港与大湾区其他城市进一步整合,刘健恒表示,资本项目需进一步开放以加速资金跨境自由流动,巩固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地位,以及深圳和广州作为大陆金融市场改革先驱的地位。

而在目前人民币还需要在岸和离岸平台的时候,深圳和香港之间的强化互动是非常必要的,同时,通过金融科技实现更加便利、电子化的跨境支付、兑换,更便利的监管等等,深港之间的联动也显得非常重要。

此外,刘健恒建议大湾区内的自贸区可以借鉴上海自贸区在客户规则(KYC)与监管以及银行业的互动等方面的经验,而不是仅仅在额度或者批转限制上下功夫。他表示,相比大湾区内的自贸区,上海自贸区已有的双向跨境资金池计划配额严格程度和企业资质要求均较为宽松,大湾区内的自贸区可以在额度、量等方面进行更多的尝试。

刘健恒指出,推动前海自贸区与上海自贸区保持同一开放水平,将快速提升大湾区企业跨境流动性的管理能力。

编辑:李志军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