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家族企业老干妈:靠国民辣酱年入50亿,被指“偷换”辣椒原料

2021-02-23 06:12:32 

文 | 叶抱一
近日,久未露面的陶华碧接受了采访。

对于大家关心的接班人问题,她认为有四点,技术先进,要能吃苦,不怕困难,还要有孝心。

她认为把企业交给李秒行,老干妈发生了变化,很有实干精神。

老干妈公布的2020年业绩显示,全年完成销售收入 54.0009 亿元,比2019年多增超 3亿元,同比增长7%。

在被问到老干妈与昆明某“烂尾楼”关系时,老干妈公司创始人陶华碧表示,她的大儿子李贵山在那里投资,那是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公司没关系。

作为国民辣酱,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 1996 年,20世纪末21世纪初 ,陶华碧的两个儿子学历都较高 ,因此她同时培养,让两个儿子都加入公司,根据能力择优选择继承人。

老干妈公司创业第二年,1997 年陶华碧的长子李贵山辞职加入老干妈。 李贵山作为转业军人在稳定的单位 206 地质汽车队工作,但因母亲创业困难,坚决辞去稳定工作,到老干妈公司为母亲帮忙。

李贵山入职后,多次召开会议,与陶华碧深入沟通,最终制定了宽严并济、奖惩分明的公司制度。 后在老干妈公司一直发展,参与销售和宣传工作。

在家族财产传递方面,2000年,李贵山接手老干妈公司 49%的股权;2012 年,李妙行接手老干妈公司的 50%股权。

陶华碧放权退居二线,由长子主营销售,次子主营生产,两年里老干妈公司的业绩保持平稳持续增长。

2014年,陶华碧转让仅有的 1%股权,将股权结构进行调整,长子李贵山负责市场,占股 49%,次子李妙行负责生产,占股51%股权结构的变化表明,陶华碧的公司继承人选择了次子李妙行。

2018 年至今李贵山、李妙行两兄弟频繁出现在富豪榜。在老干妈公司传承的后期,陶华碧放弃所有股权,但没有完全退出企业,而是仍担任董事长职位,在企业发展中成为咨询者的角色,辅助两个儿子全面接班。

但自2014年陶华碧将事业交给了两个儿子打理后,“老干妈”就迎来了下坡路。2015年,《商界》杂志走访贵州辣椒产业链时就发现,由于价格原因,老干妈已经不用贵州辣椒,用的全是河南辣椒。

2014年老干妈收入40亿元,2016年达到了45.49亿元。但是在2017年和2018年却连降两年。直到2019年陶华碧回归后,老干妈的业绩才开始回升,2019年老干妈收入突破50亿元。

大儿子李贵山曾陷入烂尾楼事件,今天在被问到老干妈与昆明某“烂尾楼”关系时,老干妈公司创始人陶华碧表示,她的大儿子李贵山在那里投资,那是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公司没关系。

目前发生代际传承的中国家族企业,主要有两种接班人培养模式;

  1. 历练型。让接班人长期在企业内工作,熟悉企业的运营模式,成为优秀的企业家。

空降型。让接班人出国留学或海外工作,回国后短暂工作后进入企业管理层。

老干妈公司的传承是将接班人安排在企业内部进行培养,在企业创立早期就让继承人进入企业。

在其他家族企业中,也存在让接班人出国留学的情况,例如万达的家族企业传承选择了空降型,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自小学在外留学。在王思聪回国发展时,王健林要求王思聪创业失败两次后必须回家族企业工作。

家族企业是一种自企业产生至今仍广泛存在的企业形式,在中国经济和社会文化背景下,绝大多数家族企业选择“子承父业”,让有血缘关系的儿女接受企业所有权与控制权。

但是,家族企业创业成功的企业家大多依靠勤劳和灵活靠制造业发家,知识水平偏低,对企业传承的重要性缺乏认识,简单认为等到儿女接手企业后自然而然能学会管理, 对企业传承缺乏系统的思考。

对于老干妈来说,关键就在于接班人,不能走错路。作为消费者来说,辣酱其实没可比性,只能算尝个鲜,不会作为家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