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财号 > 正文

极兔速递融资18亿美元,挑战三通一达再加筹码

BT财经 2021-04-08

文丨BT财经 HAN

2015年在东南亚悄然起家,2020年进入国内市场并遭遇竞争对手“围剿”,极兔速递一路来可谓拼尽全力、野蛮生长。最近公司依然动作不断,完成了新一轮高达18亿美元的融资,并被传言将冲击IPO。

极兔速递此轮融资汇聚了哪些明星资本?这家“段系公司”(段永平)未来将如何继续扩张?已经严重“内卷”的快递业还能掀起浪花吗?

明星资本入局,投后估值超申通圆通韵达

《晚点LatePost》称,多个独立信源显示极兔速递已经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领投方为博裕资本,跟投方有红杉和高瓴,投后估值已经达到78亿美元。

红杉和高瓴这两个顶级资本在物流赛道也已经有所布局,比如红杉是中通的早期投资机构;高瓴曾在2020年一季度加仓中通,2021年2月顺丰控股发布定增预案时也被报道参与了调研。

按照当下汇率计算,极兔速递估值已经达到500亿元以上,高于申通的140亿元、圆通的350亿元和韵达的400亿元,仅次于中通、顺丰和京东速运。2021年1月,极兔速递日订单量突破2000万大关,成为中国市场迄今惟一不依赖阿里或者京东而突破这一关口的快递公司。2000万日订单量颇具里程碑意义,因为它是业内普遍认为的盈亏平衡点。

可以说,无论在资本层面还是业务层面,极兔速递已经成为三通一达、甚至顺丰的有力挑战者,成为突然蹦进中国快递江湖的一只“杀红眼的兔子”。入局争夺市场份额背后,极兔也付出了降低营收预期的代价。

除了此次融资,极兔速递母公司J&T也被传言计划赴美上市。资本加持下,极兔速递有能量在快递市场加大拼杀力度,还有可能向中通、顺丰、京东物流等头部公司发起进一步挑战。

起家南洋,师出“段系”,绑定拼多多

极兔速递创始人李杰也曾经创立了OPPO印尼,是一位典型的“段永平系”创业者。

在进入中国市场前,J&T Express已经在东南亚市场取得了一定市场份额。公司总部位于雅加达,在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柬埔寨、新加坡等国开展业务,覆盖人口高达5.5亿。2017年J&T在印尼的日收件量超过30万单,2018年在马来西亚的网点超300个。

2020年,J&T以“极兔速递”之名闯入中国快递市场时,选择绑定了“同门”拼多多来快速获取订单。这是因为,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也和段永平有不解之缘,被认为是“段永平的第四个门徒”,他还曾经陪同段永平一起和巴菲特共进午餐,受到了段永平恩师一般的指点。

绑定拼多多的同时,极兔速递还打响了价格战,以更快速度在几大巨头的夹缝里成长。据腾讯潜望报道,曾经极兔加盟商为了冲量,不惜以低至0.8元每件的亏本价格收件。这套“七伤拳”打法效果显著,确实换来了业务量的突飞猛进。

这次极兔完成新一轮高达18亿美元的融资,引发业内担忧,手里资金充沛的极兔是否会再次掀起价格战?

被“围剿”后野蛮生长,但快递已经是以价换量的“内卷”江湖

在拼多多海量订单的带动下,极兔速递订单突飞猛涨,吞噬掉部分原三通一达的业务,因而在业内曾经遭遇抵制,甚至围剿。

21世纪经济曾经报道,在2020年“双11”前夕的10月19日,韵达在内网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禁止下属加盟公司揽派极兔快件,直指极兔“发起倾销”。除了韵达,申通、圆通也发布过抵制极兔的通知。

极兔入局并发起价格战,对行业的影响显著。AI财经社报道称,2020年9月经营简报显示,各大快递公司(申通、圆通、韵达、顺丰)单票收入都在下滑,韵达甚至下滑了31%之多。

即便没有极兔速递“搅局”,快递公司们的日子也已经不太好过,牺牲价格换取快件量(“以价换量”)由来已久,可以说“内卷”严重。多家券商机构都下调了对“通达系”快递公司的盈利预期。

怎样才能进一步降本增效?加速建立自己的物流网络就显得格外重要,而这难免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所以,未来物流行业的竞争,将会是资金实力的比拼。此次极兔完成“资本回血”,无异于又大大增强了战斗力,这只兔子又将给快递江湖带来全新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