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读 > 正文

净零碳城市丨深圳,万元GDP能耗、碳排放强度最低之城如何炼成

2021-08-05 04:18:5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王帆 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下,中国将加快调整优化能源结构,根据中国向世界作出的承诺,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这将比2020年提升超过9个百分点。

对于有条件提前碳达峰的城市而言,能源转型的要求更高,在中国整体的碳中和进程中,这些有着较好能源、产业基础的城市,有必要提前探索净零碳城市发展之路。

21世纪经济研究院选取了深圳作为研究对象,剖析其能源消费的情况,2019年,曾有深圳发改委人士披露,深圳是万元GDP能耗、碳排放强度最低的大城市。这为深圳迈向净零碳城市奠定了良好基础。

深圳2017-2019年能源消费情况

(数据来源:深圳统计年鉴)

第二产业能耗水平较低

主要化石能源占比如何降低?

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何建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煤炭消费在“十四五”期间要争取实现零增长,到“十四五”末期实现煤炭消费的稳定达峰,并开始下降;到“十五五”期间,石油消费可以争取达峰,天然气消费还会有所增长,但天然气消费增长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增量,必须要用煤炭消费量减少所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来抵消。

2019年,深圳能源消费总量为4534万吨标准煤,可供参照的是,同期北京、上海和广州的能源消费总量分别为7369万吨、11696万吨和6294万吨标准煤。计算各自的万元GDP能耗可知,深圳最低。

2019年,深圳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仍然高达39.0%,在四大一线城市中最高,当年深圳工业增加值为9587.94亿元,在全国的城市中仅低于上海。

一般而言,第二产业的能耗水平大幅高于第三产业。以北京为例,据其统计年鉴披露,2019年北京第二、第三产业的万元GDP能耗分别为0.351吨和0.141吨标准煤。但根据深圳的情况计算,2019年第二、第三产业的万元GDP能耗分别为0.16吨和0.12吨标准煤,二者之间的差距较小。

从工业结构来看,深圳以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为主导,相比于以钢铁、水泥、化工等行业为主导产业的城市,深圳市的支柱产业更加低能耗、低排放。

这很大程度得益于深圳较早的产业转型动作,早在“十二五”期间,深圳就淘汰转型低端企业超1.7万家,钢铁、水泥、电解铝、煤炭等行业基本退出。

从煤炭消费的情况来看,2019年,深圳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消费原煤842.0万吨,主要用于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占841.9万吨,其它制造业所消费的煤炭几乎低到可忽略不计。

上世纪90年代,深圳经济迅速发展,电力需求也随之快速增长,于是建成了首座大型燃煤电厂——妈湾电厂,这也是深圳当前市域内仅有的一座燃煤电厂。

2006年,深圳曾提出通过关停燃油小火电机组的“上大压小”方式,建设深圳滨海电厂项目,拟建设2台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年发电量约110亿度。

2013年,国家能源局复函同意滨海电厂项目开展前期工作,但各界反对声不断。当年6月,43名市人大代表联名呼吁深圳撤销滨海电厂项目,并坚决反对在深圳任何一个地方建设煤电厂。8月,深圳市政府常务会议明确深圳原则上不再新建燃煤电厂,这也意味着滨海电厂在深圳“下马”。

尽管深圳在统计年鉴里并未详细披露详细的能源结构,但21世纪经济研究院查询《深圳市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获悉,深圳大力引进天然气、外来电力等清洁能源。2015年,清洁电源供电量占全市用电量的比例大幅提升至90.5%,煤电供电量比例下降至9.5%;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占比已降至6.4%,石油占比降至31.7%,天然气占比上升至12.7%,其它能源占比上升至49.2%。而到2020年,深圳的目标是将这四项的占比分别调整至4.6%、28.0%、17.2%和50.2%。

伴随着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的调整,深圳呈现出煤炭、石油等燃料消费减量,天然气占比提升、终端消费电气化程度提高的趋势。

第三产业能源消费占比呈下降趋势

从2017年到2019年深圳能源消费的变化情况来看,第三产业能源消费量的占比呈现下降趋势,2019年,深圳三产能源消费占比为43.3%,为过去三年最低。

而2017年到2019年,深圳的第三产业增加值由13153.02亿元增加至16406.06亿元,占GDP的比重由58.6%增加至60.9%。

其中,2019年深圳交通运输、仓储及邮电通信业的能源消费量占比为20.9%,为过去三年最低。这得益于深圳多方面的努力,包括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的使用,公交车、出租车已基本实现纯电动化;加速发展轨道交通,2019年开通了5号线、9号线延长线,2020年更是新开通4条地铁线路,运营里程突破400公里,等等。

住建部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监测与治理实验室、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近期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显示,深圳万人单程通勤交通碳排放量最低,每天为5.5吨,低于广州的6.7吨,上海的7.0吨和北京的8.7吨。

报告指出,短距离通勤和绿色出行有助于降低碳排放,深圳较为突出的表现受益于其良好的职住平衡、相对较短的通勤距离和超过75%的绿色出行比重。

批发和零售贸易业、餐饮业的节能效应更为显著,2019年该项能源消费量为452.77万吨标准煤,为过去三年最低,占比也降至了10.2%。

但居民生活的能源消费量呈现持续增长的趋势。这一方面是因为过去几年间,在较为宽松的户籍政策之下,深圳常住人口在迅速增加,由此带来能源需求的增长。另一方面,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生活用能也将增长。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消费者产生的能源需求和相关碳排放所占的比例可能高达50%以上。当前,深圳的人均GDP已经突破2万美元大关,迈过了发达经济体的门槛。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深圳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能源消费总量增速将放缓,逐渐趋于稳定,未来的能源消费增量压力或主要来源于居民消费。

实现净零碳城市的核心是能源结构的转型,深圳需要进一步提升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外来电力需要增加清洁电力的比重,本地大力发展太阳能、生物质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包括一些分散式的项目,譬如充分利用建筑屋顶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等。深化建筑、交通等领域的节能低碳发展,并倡导、激励居民低碳的生活方式。

同时,作为高科技之城,深圳可以打造净零碳示范园区,在低碳技术的研发和推广方面作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