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元宇宙的尽头,从卖课开始

锌财经 2021-11-25

文/孙鹏越

编辑/大风

如果有人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谈起元宇宙,什么虚拟人、什么七层架构、什么VA\AV\XR等等所谓的新概念新风口,请果断将他拉黑。

就在所有人对元宇宙一知半解的时候,很多“科技圈资深人士”就把它视为宝矿,迫不及待跟风炒作元宇宙,把它形容成新赛道、新方向、新概率,仿佛只要懂了元宇宙,就能成为起飞的猪。

甚至在“Metaverse”单词刚刚翻译成元宇宙进入国内时,就有许多作者按耐不住手中的笔,洋洋洒洒数十万字挥斥方遒指点山河,几个月内光速出版了多本元宇宙的相关书籍。

一时间元宇宙群魔乱舞,各种大师课程、元宇宙培训班轮番开始收割韭菜。

元宇宙课程割韭菜

在元宇宙至今没有一件实物可供展示时,卖课的老师们先赚了几百万。

在罗振宇创办的知识学习平台得到App上,一门售价29.9元的《前沿·元宇宙6讲》课程成了热搜词。据课程介绍,这门课的主讲人名叫陈序,他一连串的头衔看上去很唬人: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FT中文网NFT顾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文版首席顾问……

一切都仿佛在无声呐喊:不要998,只要29.9,元宇宙带回家!

截至11月19日,该课程已经累计有47363名用户购买,不考虑折扣,这门元宇宙课程就创下超过140万元的营收。

据目前的451条评论中,虽然5星好评占了80%以上,但也不乏“课程内容不成熟”、“完全听不懂”、“不是讲元宇宙而是讲区块链”、“和百度搜的没什么差别,浪费钱”等等负面评价。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7节课最长时间只有12分40秒,最短仅为7分38秒,全部加起来也就73分19秒。也就是说陈序他可真的是“寸秒寸金”,70分钟赚了140万,折合每分钟20000元,每秒钟约合333.33元。恐怕他咽一口唾沫的时间,就值一顿肯德基豪华午餐了吧?

陈序自称:“只用一个小时,快速获得对元宇宙的系统解读,补上元宇宙认知框架的重要拼图。”但每节课10分钟左右,没有黑板、没有图文数据,仅靠音频指导的方式,就能完成对元宇宙的启蒙,只能说这元宇宙太好骗,这割韭菜也太容易了。

卖元宇宙课程就赚了百万的,不光只有一家。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了名为《元宇宙第一课》的培训截图,图片显示今日活跃用户有1175人,新增用户370人,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用户7292人。今日收入9.1万元,累计收入159.6万元。

《元宇宙第一课》主讲人为易欢欢,和陈序一样,他也有着品种丰富且华丽的头衔:全球第一套《元宇宙》丛书作者,“中国的玛丽米克”,中国顶级科技分析师,多家千亿公司的顾问与战略投资人……

值得注明的是,玛丽米克有“互联网女皇”之称,是全球知名的华尔街证券分析师。这位易欢欢老师自比玛丽米克,那他应该把自己的头衔改为“互联网皇帝”,或者“元宇宙之父”更妥当一些。

有购买的用户评论这门课程:“现在元宇宙的培训课内容高度统一,所有人讲得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完全可以通过百度自己查资料。”

易欢欢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否认自己是割韭菜,表示自己在科技产业研究了十几年,从阅读科幻小说《雪崩》时,就已经在关注元宇宙。接下来还会做更多的元宇宙课程,包括全球最重要的科技公司的持续跟踪,如Meta、微软、腾讯、字节跳动、英伟达。

元宇宙到底能不能赚钱,还是个未解之谜,但卖元宇宙课是真赚钱!

资本市场火热的元宇宙

元宇宙荒诞故事的起因,是互联网巨头对元宇宙的重视。其中最热切的莫过于扎克伯格,他将元宇宙视为未来的社交平台、移动互联网的接替者,不惜把Facebook权能降级,把母公司改名“Meta”专攻元宇宙。

除了Facebook押注元宇宙以外,英伟达也在全力进军元宇宙,先是开发虚拟现实平台Omniverse,研发构建元宇宙的芯片和计算系统。英伟达CEO黄仁勋甚至特意去制作一个“AI虚拟人”,用14秒时间宣传他的元宇宙虚拟现实世界。

国内对于元宇宙的热情毫不逊色,各大互联网巨头跃跃欲试,先是2020年底,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的概念,并表示全真互联网是腾讯下一个必须要打赢的“战役”。而全真互联网和元宇宙不谋而合,被认为同一概念的新型互联网雏形。

字节跳动也不甘示弱,连续多笔投资宣布进军元宇宙:2021年4月,投资手机游戏研发商“代码乾坤”;8月,斥巨资溢价收购VR创业公司“Pico”;11月,VR数字云服务提供商“众趣”被字节跳动注资参股。此外,还投资了人工智能服务商摩尔线程、Al创作服务商百炼智能、3D视觉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熵智科技等等。

网易CEO丁磊宣布网易也在为元宇宙做好了准备:“我们相信,元宇宙真正降临的那一天,网易有能力快速抢跑。”而网易凭借深厚的游戏开发背景资源,已经连续布局瑶台沉浸式活动系统、AI虚拟人主播、星球区块链等元宇宙概念产品落地,并注资多家“虚拟人”领域的新公司。

百度在App 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上线了一款名为“希壤”的社交App,也是作为元宇宙概念的新型社交平台,为用户提供了虚拟形象与虚拟身份社交。目前该应用正处于初级阶段,场景少,用户体验不佳。

哔哩哔哩CEO陈睿在Q3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B站是中国最适合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公司之一。”虽然B站对元宇宙看好,但同样表示元宇宙需要技术有所突破才可以实现,在两三年之内是看不到元宇宙的真实模样。

在巨头资本的看重下,国内元宇宙产业正经历一场爆炸式发展,据天眼查统计:截至11月中旬,国内累计申请元宇宙商标达4368件,涉及公司689家。其中,2021年申请了4366件,涉及公司688家。也就是说,99.9%的“元宇宙”商标均于2021年注册申请。

同时,在A股市场上有超30个概念股涉及元宇宙,其中以中文在线、佳创视讯、恒信东方为首的公司市值一路高涨。可以说任何和元宇宙沾边的公司都有40%以上的增值,而数不清的公司正在努力让自己和元宇宙扯上联系。

元宇宙,成了2021年的财富密码。

全世界研究元宇宙的公司多如牛毛,但真正实现的技术又有那些?

据了解,实现元宇宙所需要的技术非常复杂,包括基础架构、人机交互、去中心化层、空间计算等等多达七个核心层次的元宇宙架构。可按照目前的研发进展,哪怕是Facebook、英伟达顶级科技巨头,也只停留在“元宇宙”的入口,也就是AR/VR虚拟现实设备的研发。

就算是科技发展迅速,可以在硬件上完成对元宇宙的搭建,那得需要多少能源、资源供这个系统运转?现实社会的乡村贫困还未解决,就要放弃肉身躲进虚拟世界了吗?

元宇宙更像是一个科幻小说,用华丽的词藻描绘出一个“乌托邦”,可擅长构建虚拟宇宙世界的刘慈欣却对元宇宙嗤之以鼻,甚至怒怼元宇宙:“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刘慈欣将元宇宙称为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可现实却是元宇宙更像是一个圈钱的骗局,割普通人的韭菜,薅资本的羊毛。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曾经的P2P火热程度丝毫不逊色现在的元宇宙,所有人都觉得它是个新风口,都迫不及待想成为起飞的猪,最后爆雷无数,多少人沦为阶下之囚,家破人亡。

在没有拿出真东西之前,元宇宙就只是一把割韭菜的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