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培训诈骗农村宝妈:打造下一个“薇娅”,只要9.9元?

财经故事荟 2021-11-25

采写/一然

编辑/陈纪英

李佳琦一晚上直播带货交易额高达106亿元,薇娅带货超过80亿,雪梨偷税被罚6000万。

上面几条新闻,无一不显示了头部主播惊人的吸金力。

“要暴富,当主播”,直播带货正当“风口”,当上主播,或许可以一跃“龙门”,不少年轻人为此心动不已。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超过4.9万亿元。

其中,抖音电商的GMV2021年有望超过1万亿,快手电商今年的GMV目标也设置为了6500亿。

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8862家,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达到123.4万人。

但是,来者汹汹,胜者寥寥,直播带货,赚钱不易。

在这个产业链上,有一门生意却稳赚不赔,那就是电商培训。企查查数据显示,中国现存电商培训相关企业2880家;2021年前10月,新增电商培训相关企业161家。

这些培训机构,擅长通过各种蛊惑人心的广告“钓鱼”。

“9.9元就能打造下一个薇娅,你不想试试吗?”

看到这条广告,失业几个月的闻文动心了,主动进套,最后被骗了2980元培训费。

受骗者不止闻文。浙江某电商公司CEO林宇轩告诉《财经故事荟》,农村全职宝妈才是电商培训的韭菜“重灾区”。

水面之上,直播带货造富梦美轮美奂,水面之下,电商培训割韭菜刀光剑影。

失业女白领被骗2980元,放弃“薇娅”梦

回忆起被骗的经历,闻文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屈辱感——985大学毕业后,定居东北二线城市,在广告公司工作7年,却在30岁交了智商税。

2020年3月,闻文公司受疫情影响,营收大幅下滑。高龄未孕的她,被列入第一批裁员名单。

失业后的闻文,海投了八十多份简历,全部石沉大海。不得已,她大龄考公,历经三个月苦学,却在面试环节落选。

人处逆境,噩运便会滚雪球。

一向健康的父亲突患舌癌,没有医保的公公婆婆,又陆续生病住院,一家人,全靠老公7000元的工资维持。

焦虑失眠的闻文开始频繁刷抖音。

“0基础入门,手把手教学,包教包会”,“没粉丝可以带货,没货源可以带货,不会做短视频也可以带货”。

以往,刷到这样的广告,闻文手一滑就过去了。

但失业大半年之后,她急了。2020年底,她鬼使神差点了进去,“反正才支付9.9元,我就当打发时间吧”。

不到5分钟,对方业务员就热情地打来电话,把闻文拉进了试听课微信群。

授课内容就是培训老师各种PUA,“这是最低投入,最高回报的行业,最差的带货主播,一个月也能收入一万多”。

闻文被说动了。9.9元的试听课结束后,她缴纳了2980元学费后,便被拉入正式课微信群。

她记得群名显示,那是第32群,群里有300多名学员。

课程一共12天,主要培训主播带货的话术,以及如何为抖音账号涨粉。

上课第一天,闻文就感觉不对劲儿。

辅导老师带着大家打鸡血一样喊口号,“我一定会赢,我不会放弃,我是最棒的”。

“讲的那些套话,网上随便都能搜到,比如介绍牙膏的功能,就教你背诵牙膏成分,你都不如去超市买一管牙膏,听听营业员咋介绍”。

闻文比较内向,说话语速也很慢,听见群里热闹聒噪的叫喊,她直觉得头晕。

签约了200多名带货主播的林宇轩告诉《财经故事荟》,“闻文就是被割韭菜了,她根本不适合做带货主播”。

“带货主播语速要快,控场能力、反应能力、互动能力都要强。还要有镜头感和亲和力。如果语速比较慢,无法勾住观众注意力,转化效果就会比较差”。

比如,李佳琦、薇娅的语速都是常人的1.5倍以上。

因此,大部分普通人,都不适合当带货主播,而电商培训机构把主播门槛压得如此之低,就是为了无底线卖课。

据林宇轩所知,业内某培训机构9.9元的课程,已经售卖了近千万元。

闻文没意识到自身的短板,但她识破了对方的套路。

可交费容易退费难。尽管她有对方承诺随时退费的聊天截图,但费尽周折,最后只退回了三分之一的学费。

这时,闻文才开始留意,在抖快平台电商培训相关视频下,很多人都留言称曾经被骗过,还有人抱怨,平台为什么不整治一下电商培训课的乱象?

其实,字节跳动巨量引擎旗下的巨量大学,也涉足了电商培训业务,只是大部分基础课程都是免费性质。

还有不少电商培训机构,假冒平台官方机构。比如一位黑猫投诉用户斥责“巨量引擎”,称后者通过虚假宣传诱骗他付款成为VIP会员,但老师宣讲的电商培训内容夸大忽悠,所谓的一对一辅导,就是让自己跟着视频去操作,缴纳了3998元学费,退款无门。


不过,上述被投诉的“巨量引擎”,大概率是山寨机构。

而在黑猫平台,被投诉了300多次的巨量X动,也曾经打着与抖音官方合作机构的旗号,声称专门打造零基础小白成电商带货达人,有免费货源,承诺培训后单月可涨十几万粉丝等。

但在天眼查上查询巨量X动的股权关系,不难发现,该公司总部与字节跳动、抖音并无隶属关系。

不过,怀揣着韭菜梦想发财的“学员们”,难以察觉到真相,“来参加培训的,都是和我一样的小白”,闻文说。

“画大饼”的山寨培训机构,刷假数据,卖三无产品

认清了现实,闻文放弃了直播带货的想法。

机缘巧合,今年年初,她还是迈入了电商行业。此前认识的一位房地产行业客户,进入直播电商创业,邀请她来做运营。

进入这家公司后,闻文认识了某电商培训机构负责人张大锤,也了解了更多行业内幕。

张大锤和闻文老板相熟,号称已经培训了300多名主播,但其实,他连一个正经办公场地都没有。

他来闻文所在的公司,是为了拍摄办公大楼外景和办公室内景,然后做成抖音短视频,谎称是自己的电商培训基地,用来招揽学员。

此前,张大锤曾尝试在抖音直播带货,但货卖不出去,也没赚到钱,这才开始转行做培训。

张大锤也不需要研发课程,卖的课都是“东扒拉西扒拉一下攒的”。

即便如此,张大锤的课程依然不愁卖,从2019年底开始卖课到现在,张大锤已经建了3个学员群,总计400多人,课程单价在2800元左右,累计收入已在百万左右。

“培训机构抄袭课程这个太常见了,我们就是受害者”。林宇轩对《财经故事荟》表达了他的无奈,“我们给学员上课,不允许带通讯设备进入教室,就是防止有人偷拍或录音。去年,公司培训带货主播,有个学员偷偷把手机带进教室,偷录偷拍了课件,然后就跟其他机构合作,在抖音和朋友圈招揽学员”。

发现被盗课后,林宇轩很愤怒,一度打算起诉,但取证很难,只好作罢。

闻文发现,张大锤不仅偷课,还在数据上造假。

他号称可以帮学员账号涨粉,其实就是私下给学员账号买粉丝。

买1000个假粉丝,可能只需几十块钱。蒙在鼓里的学员不知实情,还以为跟着张大锤上课,效果立竿见影。

除了数据造假,还有一件事,暴击了闻文的底线。张大锤竟然让培训学员带货三无产品。

今年5月,张大锤又来闻文公司拍办公场景,还捎了一大袋子方便面送给闻文和同事。

闻文拿过略显简陋的粉红色方便面袋,发现包装袋上没有生产厂家、地址、联系方式,连保质期都没有明示,她偷偷扔进了垃圾桶。

张大锤却得意洋洋地宣称,这是他找的带货渠道,现在学员都在卖这款产品。

“可能是因为他找不到货源,或者三无产品带货抽成利润更高”。林宇轩猜测。相反,头部主播在甄选货品上更为小心,比如宁愿不收坑位费,也要为大牌带货,其一是品牌本身有号召力,可以拉高GMV,其次,产品比较安全,不致于给主播招黑,出现安全事故等。

电商培训班下沉到农村,全职宝妈成“重灾区”

被电商培训课“割韭菜”的主流人群到底是谁?闻文一直很好奇。

直到闻文代表公司签约了主播凤羽,她才搞清楚答案。

作为公司直播电商的合伙人,凤羽带来了300多名主播,阵势浩大,要帮闻文公司卖货——闻文公司要带的商品都是日常用品,单价不高。

这些主播大多数是凤羽的培训学员,九成以上都是来自农村的全职宝妈。

闻文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电商培训班早已下沉到乡镇。

后来,张大锤也告诉闻文,他培训的300多名学员,全职宝妈占了一大半。

而闻文公司曾陆续签约过的100多名带货主播,也有80%是农村全职宝妈,后来有60多人因为带货无效,没有收益,都放弃了。

农村全职宝妈一般家庭经济条件差,信息获取能力较弱,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低门槛、高收益”的浮夸电商培训广告,比较容易心动进套。

而在整个带货主播行业,有闲没钱的全职宝妈,占比也不低。林宇轩公司的200多名签约主播,90%是女性,其中60%也是全职宝妈。

芳芳就是凤羽带来的培训学员之一。她是是湖北人,老公在外地打工,她在老家全职带孩子。由于没有收入,全靠丈夫掏家用,家庭地位很低,口袋里也经常紧巴巴的。

今年7月,她刷到了抖音上的广告,以为直播带货门槛很低,便缴纳了2000多元的培训费,打算做主播赚钱贴补家用。

当时,与芳芳一起参加培训的300多名农村宝妈,最后只有100多人坚持在带货。

“平均月收入也就几百元”,芳芳带货量最高的一个月,收入也就1000多元,“有时一天颗粒无收,现在干了几个月,刚把培训费赚回来”。而芳芳在300多名宝妈中,带货成绩还算靠前的。

看到芳芳无助,闻文也会主动帮她点点赞。有时候,闻文觉得芳芳在做无用功,想劝她改行,当转念一想,“芳芳全职在家,又没学历,也干不了其他的,就当是个娱乐呗。”

当然,并非所有的带货主播都收益惨淡。林宇轩公司有个签约主播,以前是山西的一个普通柜员,月薪只有4000多,2018年开始做淘宝直播,现在每个月收入40多万,月收入翻了100倍。

但幸运儿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素人主播,两三个月没有收益后,便放弃了这个行业。

“如今,靠单打独斗,是出不了李佳琦、薇娅的。”林宇轩说。

现在直播电商偏向精细化配合,做一场相对专业的直播带货,最少通常需要四人打配合,主播、直播运营、供应链操盘手、文案策划等。李佳琦完成一场直播,团队人数更是高达上百人。

“凡是高利润,又没有什么门槛的项目,就是一个信息差,掌握关键信息的小众群体早就瓜分完毕,不可能流入金字塔底部的普通人”。

林宇轩的这个结论,也许残酷,但很现实。(文中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