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融结合是大势所趋,我们要谈金融而色变吗?

董希淼 2021-11-25

无论从全球看还是从国内看,产融结合是一种普遍现象,是大势所趋。但近期,一些非专业人士对联想控股等大型企业推动产融结合、开展金融业务提出质疑,其中存在着诸多误解甚至曲解之处,将金融业务狭隘的理解为“钱生钱的游戏”。实际上,在现代经济体系中,金融是资源配置的重要方式,应客观全面地看待产融结合,推动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产融结合即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广义上的产融结合,是指实体产业与金融业在经济运行中为了共同的发展目标和整体效益而进行的外在结合或内在融合。产融结合是市场经济发展下的必然产物。从全球看,超过80%的世界500强企业实现了产融结合,产融结合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化趋势。从国内看,我国许多大型实体企业正在加快产融结合。我们发现,不但互联网企业普遍涉足金融业,就连以制造业见长的华为公司、小米集团等,也都开展了金融业务。刚刚就在今年3月份,华为公司还全资收购了一家非银行支付机构——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其实早在5年前,华为就通过“Huawei Pay”(华为支付)产品,开始进入支付领域,为开展其他金融业务奠定基础。

产融结合可以分为“由产到融”和“由融到产”两种模式。但在我国,由于金融机构投资实体企业受到法律限制,“由融到产”的模式应用较少,产融结合以大型企业“由产到融”为主。总体而言,实体企业通过产融结合,更好地适应市场变化,实现多元化经营,进而不断推动技术创新。从长远看,产融结合不仅有助于提升企业竞争力、推动实体企业发展,也有助于优化资源配置,服务中小企业,从而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近年来,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等问题较为突出。而实现产融结合、促进资金“脱虚向实”,有助于发挥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两个方面的优势,优化资本运用和资源配置,从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缓解中小企业融资困境。

我们就拿联想控股来说,如果打开他的金融业务去仔细了解,就会发现,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是在支持中小企业和创新性企业的发展。例如联想控股成员企业正奇控股就一直与中小企业打交道,为60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投融资支持和服务,有力地助推了中小企业的成长和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也以投贷联动及其他赋能举措助推科创企业发展及产业链价值提升。可以看到,其服务的企业工大高科、艾可蓝、天合光能、圣湘生物、兰剑智能等都已经上市,惠伦晶体、小小科技、英思特等7家企业,入选了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

而联想控股参股的拉卡拉,则主要集中在中小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累计服务商户超过2700万。作为以非银行支付为主业的公司,拉卡拉通过向小微和个体商户提供经营过程中所需的产品和服务,来帮助商户更好地开展业务经营,降低经营成本。比如,为帮助商户能够适应消费者支付习惯的发展变化,该公司在行业内最早一批提供包括银行卡受理、扫码受理及数字人民币受理等在内的全面聚合收单服务;为帮助商户实现线上获客、转客留客、用户分析等需求,该公司提供包括线上开店、用户营销、客户管理等功能于一身的“云小店”软硬一体解决方案;为帮助商户降低供应链采购的成本提高效率,该公司为批发商和商户提供云分销、云采购SaaS产品等。

类似这样的金融业务,从中小企业和商户的需求出发,解决他们发展当中的实际困难,你能简单说这就是“钱生钱的游戏”吗?

当然,产融金融并非百利而无一害,不规范的产融结合也可能产生较大风险。如部分互联网企业过度涉足金融业,不但容易使金融“脱实向虚”,还带来资本无序扩张和市场垄断等问题。因此,大型企业在产融结合的过程中必须明确业务边界,做好风险隔离,把握好资源配置比例,使产融结合充分发挥协同效应。

从联想控股看,其金融业务绝非像有些人提到的那样是“不为人知的主业”。认真了解联想控股的业务布局可以看出,其战略投资业务涵盖的IT、新材料、农业与食品等领域,都是实打实的实体产业。这当中,除了联想集团,联泓新科也是联想控股培育出的科技实业企业的代表,值得特别关注一下。作为国内新材料行业的领先企业,联泓新科实现了中科院醇制取低碳烯烃(DMTO)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的成果转化,并在EVA光伏料等高端新材料产品方面率先实现进口替代。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一书中指出,“金融有充足的潜力为我们塑造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世界”。金融与科技一样,是人类一项伟大的发明。我们应该正确地看待金融的积极作用,用好金融资本和工具,帮助我们更好地配置资源、管理风险,让我们社会更加安宁、生活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