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财号 > 正文

清华高学历应聘保姆,我们需要一颗“强心脏”

长鼻子财经 2021-05-30

高学历和保姆的碰撞,次次都能引起舆论的争议和关注。在内卷的竞争市场中,学历是跨不过的职业门槛。作为职业筛选器,高学历是普通人心中的领跑者,是权力、地位和财富的优先拥有者。所以,高学历与保姆的搭配,是一个“奇怪”的混搭。近日,一家家政公司发布“清华毕业生求职阿姨保姆管家”的招聘帖,引发热议。其实,名校和保姆的新闻碰撞并不新鲜,但有关高校毕业生求职保姆的新闻一出现,就会被媒体和网友纷纷围观。

中国有句古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为什么家政行业出现真正的“状元”,却始终觉得有点别扭或者不匹配呢?这种别扭或者不匹配背后一定有某种社会观念或者情绪,牵动着名校求职保姆的“舆论心脏”。

2019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从家政从业人员素质、企业培训、行业监管等多方面针对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提出相应举措。

“提质扩容”的核心,一方面关注体质,一方面针对扩容,两个核心直指家政痛点。《意见》指出,虽然家政服务业新兴产业,对促进就业、精准脱贫、保障民生具有重要作用,但仍存在有效供给不足、行业发展不规范、群众满意度不高等问题。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新增超过79万家家政相关企业,较2019年同比增长200%。多家高校也开设了家政学的专业,但家政行业的用工缺口仍然存在。企业是招不到人,求职者是不愿意去。这是供需市场两端的不平衡,除了数量和质量本身的不匹配导致的招工难、用工难问题,社会观念、价值目标和风俗习惯等社会文化方面的影响同样重要。

在职业专业化的今天,行内出状元,出了行是“傻瓜”。迪尔凯姆的有机团结理论提出,个人的专业化,表现为某种专业能力的增强,也表现为专业之外其他能力的弱化。当个人的某种能力被弱化,与其相关的生活需求迫使个人去依赖具有这方面专业能力的其他社会成员,这提高了职业之间和整个社会的依赖和联结程度。

家政行业也不例外,我们需要家政行业,它代表着一个必要的社会组成部分。家政行业与过去的保姆行业的运行逻辑也已经大不相同。家政服务需要的是个性化和契约信任,与过去保姆的同质化和情感信任大不相同。所以家政从业者是专业的,是被需要的。这种需求,并不只是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也是每个“专业化”的社会人的正常生活需求。家政不是可有可无,而是不可或缺。高校毕业生投身于家政服务业,表面是个人的职业选择,背后是家政业的规模延展和结构优化,也是整个社会无可或缺的齿轮。

但为什么家政服务业在普通人心里仍然带着“地位低、次要选择”的标签呢?

一方面是职业上的不平等观。大量的求职者蜂拥进入少数几个行业,自然会内卷,因为人太多了。摆脱内卷,正视像家政这样的其他行业,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才能行行出状元,而不是少数几行出“卷王”,其他行业“门庭冷落”。高校毕业生求职家政,这是对现有求职理念的冲击,也是对部分行业的一次正名。学历从来不应该和职业类型挂钩,不是某个学历一定要从事某个职业,而是每个学历应该在不同行业、不同岗位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正视行业的平等性,争做行业的上游,才是能力强者真正的位置。

除了职业上的不平等观,家政行业的发展不规范也是原因之一。前些年,保姆闷死老人案,杭州保姆纵火案等案件一定程度了加重公众对于家政行业的不信任和恐惧。家政行业走向正规,需要公开透明的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权益保障的完善、责任的明确分配和行业公信力的建立等等。现代家政不能只是依赖人与人之间的原初的情感信任,而需要依赖“制度保障”和“契约信任”,需要明确契约双方的权利义务,明确责任归属,探索新的经营模式。

高学历应聘保姆引发争议,一方面是因为“高学历”和“保姆”本身的张力,直接切中当下内卷、焦虑等社会热点,另一方面是因为其背后关联到职业选择、行业结构、社会团结和社会信任等深层次的制度和结构问题。正确看待“高学历应聘保姆”,需要我们有一个宏观的行业视角,平等的职业理念和坦然乐观的的社会心态。面对清华高学历应聘保姆的社会现象,我们需要一颗“强心脏”。这个“强”,不只是乐观进取、争做上游,还有包容乐观、通达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