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快递100CEO雷中南:乡镇快递是撬动下沉市场的支点

ExpressHub 2021-06-11
《证券日报》整版关注:快递100CEO雷中南剖析乡镇快递态势

「 《证券日报》整版关注乡镇快递发展现状,快递100 CEO雷中南认为乡镇快递网点出现的问题是发展初期的必经阶段。

快递进村是大势所趋,2020年被称为电商下沉的元年,快递企业也开始在下沉市场厮杀。这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但未来或许更是“真香”的一块肉。」

《证券日报》整版关注:快递100CEO雷中南剖析乡镇快递态势

日前,国家邮政局宣布,截至6月1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400亿件。按照中国领先的快递物流信息服务商快递100的大数据预估,2021年全年快递总量将突破1000亿件,再创新高。快递100数据显示,2020年乡镇快递业务量达300亿件,占全国总量的35.99%,而今年乡镇快递量预估将占总量的四成。


2020年是电商下沉元年,虽然快递进村是大势所趋,但快递企业在下沉市场的混战厮杀,引发颇多问题。最近多地曝出乡镇快递网点纷纷倒闭,有快递行业人士表示,受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部分地区快递网点确实承受着比较大的压力,本身很多乡镇网点没有发件量,派件数量也不多,运输成本太高。“乡镇快递网点出现的问题是发展初期的必经阶段。”快递100CEO雷中南说:“从客观来讲,乡镇地区居住密集度不均匀,业务量也不均匀,导致运营成本较高。从主观上来说,快递末端管理粗放,信息化程度低,站点老板缺乏多元化经营意识。而快递公司近年来的低价竞争,对快递派、寄价格的一降再降,也使得乡镇网点经营不善以致关闭。”

记者采访了互联网市场人士司新颖,他认为,乡镇快递处于快递网络的末端,也是互联网电商产业生态链的下游,势必需经过大浪淘沙的市场洗礼,继而通过多元拓展完成自我造血的能力。“末端不促活,撬动下沉市场始终缺少一个有力的支点,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需要快递企业、电商平台、专业机构等多方赋能。”乡镇快递关联着消费下沉、农货上行等诸多新兴业态,下沉市场已经成为互联网电商行业的增长池,农民直播、村长带货等让消费的“最后一公里”上行为“最初一公里”,也正是乡镇快递让新兴业态落地,而新兴业态才是盘活乡村基础建设、乡村振兴的关键。

作为撬动下沉市场的支点,乡镇快递的困局如何破呢?

“末端配送网络是实现快递进村的关键,而多元化经营也是缓解网点压力的有效措施。”第三方快递物流业智库平台ExpressHub首席分析师陈武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落实国家邮政局“两进一出”工程,助力“快递下乡”,解决乡镇地区民众快递寄递问题,乡镇末端快递网点也在加强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其中共享共配是一种很好的降本增效、提升协同效率的方式。共配模式即快递公司通过物流将快递运输到末端后,在同一个片区由一家集中经营的网点进行最后一公里配送。这就需要快递行业一起打造通用的末端网点收派系统,对各快递公司数据进行打通,从而帮助提升管理效能。

快递100CEO雷中南则认为,乡镇快递承载着乡村振兴的先行军使命,一方面,地方政府应给予更多的扶持和重视,尤其是对乡镇快递网点予以减免及补贴,而这在不久后很快便能反哺地方新兴业态;另一方面,利用城乡差异,环绕城市发展农产品输出等,除了解决新增就业问题,还能够利用低成本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发展仓储+快递、尤其是保鲜仓储,加大农副产品的销售周期和销售通道。快递100目前在大力推广乡镇网点管理系统、农货生鲜寄快速通道等,同时也在积极与各大特色产区合作,以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来帮助乡镇寄递业务健康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