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读 > 正文

北京完全生活指南:老胡同“江湖”、三里屯与“老年迪士尼”

2021-11-27 08:13:39 21数据新闻实验室 刘美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刘美琳 北京报道

11月,北京已进入初冬。空气清爽凛冽,胡同的砖瓦与树木仿佛被洗刷过般富有光泽。夜深以后走进三里屯机电院,带有异国情调的小酒吧和餐厅依旧热气腾腾、人来人往。

“在北京,你越待越能发现乐趣。”即将过28岁生日的前三个月,郭丽(化名)决定搬到北京工作和生活。她把这次浩荡的跨省搬家称为“逆流而上”。“我这个年龄,很多人都在考虑‘逃离北上深’,我却来了。我觉得在自己还能折腾的年龄,没体验过北京生活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在她看来,北京的最迷人之处在于超乎想象的复杂性。“从五道营胡同、三里屯、百子湾再到798和草场地艺术村,你会发现北京的文化样貌是如此丰富,如此有生命力。” 对于搬到北京的决定,郭丽表示“完全不后悔”。

在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21世纪经济报道、21财经客户端、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腾讯云联合发布的“中国潮经济·2021网红城市百强榜单”(以下简称:榜单)中,北京表现非常突出,不仅在总榜单排名第二、潮生活指数和产业发展指数排名第一,文娱产业指数更是得到满分。

设计/王冰

依靠丰富的文化生活、多元的城市包容度、顶级的高校资源和养老资源,北京吸引了大量年轻人来到这里,追寻梦想。无论对于打拼中的年轻人还是步入晚年的银发群体,北京都是一座让人终生创造价值、找到自我的城市。

从五道营胡同到三里屯机电院

作为首都,北京是中国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世界一线城市。事实上,北京也是一座很潮的“网红城市”。榜单显示,北京的潮生活指数排名全国第一。两个细分指标中,电商活跃度、休闲多元化得分也均排名第一。演出场馆、运动健身场所、书店等的每百万人拥有量名列前茅,成为休闲生活潮流地。

北京什刹海冬日胡同 图/图虫

与此同时,京味的“潮”如今已渗透在北京各式各样的胡同与街道中。如果说以武康路和安福路为代表的小资街道是上海的“网红”名片,那么北京的城市名片“顶流”非胡同莫属。

草根文化、 贵族文化、 商贸文化……可以说,北京胡同见证了老北京的社会生活、 商业文化的变迁。每条北京胡同都有个说头儿,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传奇经历。胡同不仅是城市的脉络,更是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场所。

走进胡同,仿佛置身于一间间民间风情博物馆。“胡同的建筑特色决定了,它天然就兼容了神秘和开放两种特质。从外观看胡同是神秘的、略显封闭的,但走进去看又能发现新天地。比如跨过古朴的门墩和大门,迎接你的可能是一家很酷的地下酒吧。”郭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来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老胡同“轧马路”,现在是五道营胡同和方家胡同酒吧的常客。

北京胡同如一盏万花镜,旋转至不同角度可以看到各异的风景。进入狭窄而闲适的胡同,你能看到蜂拥而至的外地游客、在树下乘凉谈笑的北京大爷、居住于此的异国泊客以及夜半微醺的年轻面孔。走进胡同深处,遍布着民宅、名人故居、胡同小学和铜锅涮肉饭店,也有独立咖啡馆、餐吧和小剧院。

 设计/王冰

从胡同来到三里屯商圈,“京味”的另一面又呈现在眼前。在三里屯商圈内,唯太古里一家独大的现象逐渐弱化,以太古里对面的机电院为代表的新地标正快速崛起。

当下,机电院已经成为北京年轻人最爱打卡的场所之一。小月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她手上的许多设计订单就来自于机电院商铺。“我对接的三家甲方里,有两家是在今年疫情期间新开的,据我了解都经营得不错。”小月还注意到,机电院内的商业业态也在逐渐丰富,“过去院内的商铺主要消费群体是外国顾客,主打西洋和高端路线。最近涌现出很多本土店铺,比如火锅店和潮汕菜,什么价位选择都有。”

实际上,在年轻人中热度极高的“网红”二手书店——多抓鱼书店新店就选址在机电院内,目前已在紧锣密鼓的装修中。“三里屯是北京最有活力的商区之一,我们想挑战一下面对更多的新顾客,如何去表达二手是一种还不错的消费选择。” 多抓鱼店铺拓展负责人思凡说。

在北京的网红书店,我们也常常能发现花甲老人的身影。他们温柔地触摸书本,虽头发花白,但仍能手不释卷。终身学习,也成为北京一些养老社区的文化风潮。92岁的杨绍谦入住泰康之家·燕园5年,离休前是中国唱片总公司高级编辑。从2019年3月开始,他就以“义工教师”身份在社区讲授《中国唱片欣赏》课程。杨绍谦老师表示,“讲课中,在丰富社区老人精神生活的同时,自己也收获很多,生活更加充实而有价值。”

“看不见天花板的职业路径”

除了丰富多元的“京味”文化外,发达的产业实力以及“看不见天花板的职业路径”也是吸引年轻人来到北京的重要原因。根据榜单结果,北京产业发展指数排名居全国首位,文娱产业指数更是得到唯一的满分,远远超过第二名的86.31分。

设计/王冰 

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指数仅次于深圳、上海,排名第三。观察北京产业结构可以发现,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产业占比极低。相比之下,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医药制造为代表的高科技创新型产业发展则非常迅猛。

以中关村示范区为例,2021年前三季度,规模(限额)以上高新技术企业实现总收入5.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4%,两年平均增长17.9%;实现技术收入11623.1亿元,同比增长23.3%,两年平均增长24.4%。

“高新”经济发展背后,是高强度的科创投入。数据显示,2020年,北京R&D经费高达2326.6亿元,不仅是研发投入唯一超2000亿元的城市,而且研发强度(R&D经费占GDP比重)更高达6.44%,在全国城市中一骑绝尘。

聚焦“专精特新”企业的北交所落户金融街,首批上市81家企业中,北京占12家位居全国第一。图/视觉中国

进一步讲,北京也是总部经济的始发地,总部企业数量一直在全国遥遥领先。从制度层面看,北京不仅建立了总部经济发展部门联席会议制度,还成立了总部企业协会,培育发展了一批总部经济聚集区。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北京总部企业数量3961家,超过半数的央企总部在北京,其中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累计183家。

此外,作为中国文化中心,北京的文娱产业也非常发达,该指数在榜单中得到满分。与此同时,表现出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旅游产业亦为年轻人提供了最充分的职业机遇。

事实上,郭丽所在的行业就是文化领域。这些年她从上海、成都、广州,一路辗转到北京。“如果你在行业内就会发现这种差异,北京的文化资源和生态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其他城市可选择的面很小,一般只有一些文创类的小公司,对发展期的年轻人来说机会有限。相比之下,北京相关的工作岗位可能遍地都是。”

郭丽认为,虽然高昂的生活成本、冬天的寒冷干燥和晚高峰经过三里屯和望京的堵车也让她烦躁,但这些不能构成离开的原因。“只有身处北京才能保持对这个行业的敏感度,这里看不见所谓的行业天花板。关于未来,北京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前提是你足够勇敢。”

不仅是“老年迪士尼”

“年轻时向往大城市的文化氛围和职业机遇。但随着年龄渐长,想法也在变化,现在会想到老有所依,希望以后有尊严、有活力的老年生活。”如郭丽一般,许多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也开始出现“养老焦虑”。

他们担忧的问题,在北京将得到有效的解决。一方面,北京是毫无争议的超级优质医疗资源大城。根据最新公布的《2020年度中国医院综合排行榜》数据显示,北京以23家百强医院数量位居国内第一。而在2018年国家卫健委选评的临床医疗重点专科,北京达到了239个,居全国首位。由于拥有大量优质医疗卫生资源,不少外地人口进京看病就医,北京也成为了“全国看病中心”。

设计/王冰

另一方面,北京也有最先进的养老模式和养老机构。正如北京百花齐放的文化氛围,坐落在昌平的泰康之家·燕园,以活力养老、医养融合为特色,配建二级康复医院,为长辈们解除生活和生命安全的后顾之忧外,泰康之家通过创新的文化养老、艺术养老模式,形成了独特的居民共生共建共享的文化生态。在社区里,平均年龄七八十岁的芭蕾舞社团、老年旗袍队、合唱团、话剧社等随处可见。据了解,截至目前,泰康之家各大社区共推出精品课程约230门,各类俱乐部约170个,打造了包括乐泰学院、文娱活动、疗愈活动等不同板块在内的一整套文娱服务体系。

在充满活力的“老年迪士尼”里,高龄的社区居民们也创造出崭新的人生轨迹。98岁的老红军潘奶奶担任着泰康之家·燕园门球队的队长,93岁的钮薇娜在社区开设宋词课,还搞起了网络直播当上了网红,泰康之家·粤园90岁的曲叔叔开设了抖音号@马老师的养老生活,将自己的老年生活放在了抖音上,获得十几万的点赞量。

不仅是“老年迪士尼”,泰康之家养老社区更是价值再创造的中心。银发居民们终身学习,持续贡献价值、创造价值。值得一提的是,在泰康之家·燕园,有很多北大、清华的退休教授和高级科技人员,北大著名教授钱理群、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王鼎盛院士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入住泰康之家·燕园期间,钱理群教授笔耕不辍,6年间,完成了《鲁迅与当代中国》《二十六篇——和青年朋友谈心》等8部著作,超过300余万字,达到他人生创作的新高峰。他曾说,“在燕园我能安静地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最愉快的事情,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安度晚年。”

可以说,在北京,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希望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