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财经客户端   |  南财号   |  理财通   |  城市通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首页 > 全球市场 > 正文

全球财经连线|专访渣打中国王昕杰:2013年“缩减恐慌”或将不会重演,下半年金价将在固定区间内震荡

2021-07-21 21:13:28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施诗

随着6月通胀数据继续攀升,全球通胀忧虑愈演愈烈。毫无疑问,通胀已经是市场的一个关键词。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在接受《全球财经连线》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通胀走高受经济复苏需求上涨、基数效应等因素影响。“中国通胀数据有望在二季度见顶,但欧美数据可能会持续走高。”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于7月初宣布全面降准,超乎市场的预期。王昕杰对记者表示,这次降准是对8月MLF到期的一个对冲,并未向市场注入太多新资金。不过,他指出,全面降准对A股市场的投资情绪有提振作用。

王昕杰建议,面对当前利率降低的情况,投资者在配置固收投资的同时,可以增加部分权益投资,进而拉高整体投资者的收益。

此外,展望下半年,王昕杰认为上半年表现较为疲软的黄金价格仍将在一个上有顶、下有底的区间内震荡,或将短暂突破2000美元/盎司。

2013年“缩减恐慌”难以重现

《全球财经连线》:通胀是当前主导市场走势的一个关键词,你怎么看待通胀的走势?

王昕杰:整体的通胀,特别是原材料价格的上行已经在全球宏观通胀数据中浮现。这主要是因为在疫苗接种率逐步提高、海外经济封锁解除、需求慢慢上升之后,宏观经济逐步复苏。此外,基数效应也是今年通胀走高的原因。去年整体通胀是紧缩的,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都出现明显的紧缩的基数效应,这拉高了今年的同比数据。

因此,短期内我们看到通胀开始走到所谓的今年高位,中国通胀数据有望在二季度见顶、然后开始回落,但是欧美数据可能继续走高。在经济封锁解除的影响下,各国央行和决策层对通胀的容忍度有所提高,比如美联储调整了他们的通胀目标,允许通胀在一定时间内高于2%;欧洲央行最近也把通胀目标调到2%以上,并愿意容忍一段时间通胀。

目前,存在一个不确定性。如果随着经济封锁打开、原材料价格上行,通胀在三季度继续在高位运行,那么这可能导致主要央行在四季度或者明年收紧货币政策。不过,短期内不需要特别担忧该风险。

所以根据宏观数据讨论事实上是有争论的,部分观点会觉得短期内会通胀会回落,另一部分观点认为通胀将继续走高。但是,近期长期端美债收益率出现下行的情况表明市场预计短期内通胀应该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担忧。

《全球财经连线》:我们可以看出通胀的前景存在不确定性,那么这将如何影响下半年的全球经济?

王昕杰:如果不发生极端意外,如疫情发展超乎预期,那么我们预计未来6~12个月,全球经济应该会逐渐步入复苏的轨迹。去年下半年,中国因为疫情控制得最好率先走入到复苏的阶段,今年上半年美国基本上已经复苏,其GDP增速甚至高于新兴市场的增速。下半年我们预期有机会看到欧元区的复苏、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的复苏。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之后,整体宏观经济向好。在这个背景之下,关于收紧一些刺激经济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讨论将会出现,并可能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开始采取措施。

《全球财经连线》:根据你的判断,美联储将何时开始调整货币政策?

王昕杰:短期内关于调整货币政策的讨论较多。从长期来看,目前加息的时间点相对是比较明确的,预计2023年开始加息,也就是说距离加息仍有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内的讨论应该专注于QE的讨论。我们认为,缩表会早于加息,有望于2022年一季度开始缩表。如果时间点从远往近推,2023年加息、2022年开始缩表,那么美联储可能会在今年8月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会议上释放相关信号。不过,如果7月的美国CPI和PPI继续“爆表”,那么也许时间节点还会提前。我们仍需再花一点时间观察,通胀到底是长期还是短期问题。

《全球财经连线》:如果美联储一旦开始缩表的话,那么2013年的缩减恐慌会不会重现?

王昕杰:这个部分市场上讨论也较多。历史上缩表就在2013年发生过一次,不过当时的情况与现在有所不同。

2013年美联储宣布缩表是一个比较意外的事件,而且美联储在宣布之后就立刻行动,导致股市在一两个月内波动比较大。但是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宣布到执行的间隔在一年左右,影响会可控些。当前部分股票的上行与流动性无关,而是经济复苏带动企业增长的结果。

我们认为这次如果真的提出缩表,那么与2013年最大的不同其实是在于市场的预期。当前已经有投资者预期会缩表,我相信未来1到2个月会有实质性的讨论,那等真正执行的时候,市场对该消息已经基本消化。因此,如果经济还在复苏,企业盈利还在上行,那么在执行之前股票可能继续上行。

不过,债市可能会受到较大的冲击。随着流动性的收紧、债市买家的减少、买入资金的减少,我们预计债券价格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这将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内美债收益率有机会重新回到一个逐步上行的阶段。而这在一定程度将影响股市的表现,波动可能加剧。总体而言,我们认为债券价格应该会处于弱势,但股价因为受到经济复苏的影响,应该还是维持一个向上的趋势。

全面降准是为了对冲MLF到期

《全球财经连线》: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7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全面降准,超出市场的预期。在你看来,全面降准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王昕杰:我想这次降准预期其实是有一点情理之内,但是还在意料之外。因为降准释放出一定比例的流动性,以及过去几次偏向定向降准的一些政策,都是希望维持国内经济增长的稳定,不要因为政策上层面出现比较大幅的波动。这次降准释放出的流动性其实是对于8月期间MLF到期的对冲。我们认为短期内除非中国人民银行在政策上有所调整,否则这次释放流动性就是纯粹是为了MLF到期的对冲。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目前还是维持相对稳定的状况。

《全球财经连线》:降准是不是也是为了防范输入性通胀的风险?

王昕杰:我们认为短期内输入性通胀的情况会在PPI端有所体现,特别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美元指数持续波动、原材料价格上行。整体而言,我们认为输入性通胀的预期是可控的,大概反映的会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但对于终端的CPI,整体的价格是比较稳定的。

《全球财经连线》:降准是不是会利好A股?

王昕杰:对于市场而言,流动性的释放,特别是偏向宽松的政策的释放,投资情绪会比较正面。但是,正如我们聊到的,这次是对MLF到期的一个对冲。因此等8月到期之后,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向市场释放太多新的流动性。

因此,对于整体流动性的益处,在这个层面上其实并不是特别的明显,更多的是提振投资者情绪。我们认为A股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势仍需观察。在上半年整体的股价维持稳定、企业盈利向上、估值修复的情况下,投资情绪将有所提振,甚至是会有新进资金愿意在估值相对合理的情况下进入市场,这部分资金可能支撑下半年市场比较主要的一个利好因素。

至于货币政策,我认为还将是比较偏中性的反应。

质量股或成投资者“新宠”

《全球财经连线》:7月13日,A股以来的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创业板指数超过了上证指数。对此,你怎么看?

王昕杰:我觉得因为指数的计算方式不同,数值上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认为直接的参考性并不是很大。因为不管是大盘的指数,还是创业板指数,都有自己不同的计算方式,因为涵盖不同的企业。

过去一段时间内,随着金融市场的一些改革跟逐步的开放,资本市场的活跃度日益提高。这是我们愿意看见的,这不是说单独偏向大型权重股或者小型股。我认为创建科创板等政策的落实有利于健全国内的资本市场。

我们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会有越来越多优质的企业,透过主板、创业板、科创板等上市,让真正需要资金的一些企业能够拿到帮助他们发展的资金,特别是一些国家政策希望辅助的行业企业能够拿到资金健康的成长。

《全球财经连线》:其实回顾上半年的话,创业板指数的表现远好于上证指数跟深证成指。A股行情出现分化的原因是什么?

王昕杰:从绝对的数字表现的确如此。但是,从风格转换而言,我们看到的是价值股在今年的表现相对好于纯成长股。部分主板的一些股票表现偏弱势主要的原因一是去年涨幅相对较大的股票今年存在卖出的压力。其次,一些资金在重新寻找标的时流入相对中小型的股票,导致这些股票涨幅较大。此外,目前一些投资机构更多的是寻求具有投资价值的机会,长线买入一些股票,即质量股。这反映了投资者在寻求价值之外,也会考虑企业持续营收和增长的空间。

我们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市场会重新寻求标的,所谓的抱团股仍将重现,但是它可能会因为不同机构投资人的投入,标的选择性上会更分散。

此外,一些投资标的跟目前的政策题材比较贴近。比如,今年讨论较多的碳达峰、碳中和的主题,节能减排、环保的概念股关注度会较高。从这一主轴延伸出来的新能源的题材或科技应用题材也会在未来一段时间有所体现。

《全球财经连线》:那么投资者应该怎么去配置自己的投资组合?

王昕杰: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在投资选择上要尽可能地寻求分散配置。基于未来一段时间我们看好宏观经济的背景下,权益类的投资布局可以作为一个比较多的配置。

在利率环境相对比较低的情况下,过去个人投资者买的可能是固收理财、银行理财或者是货币型的基金。

但是,我们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如果利率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可以寻求一些产品替代的这个收入来源。比如,增加一部分的权益投资,找一些高股息、高送转概念的标的,透过这样的形式去补充原来买的固收产品因利率下行而蒙受的损失。权益类投资的增加也可以拉高整体投资组合的收益。

好,热点题材里的碳达峰、碳中和延伸的新能源概念、科技概念股、医药概念股,或者金融股、消费股、原材料股,都可以按照目前的周期去配置。此外,在权益投资跟固收投资的分散配置里,可能还需要增加稳定投资组合的一些资产,比如黄金。黄金可以去对冲整体投资的波动,进而达到一个均衡的配置。

金价将在固定区间内持续波动

《全球财经连线》:你刚刚也提到黄金,其实今年在大宗商品大涨的背景下,黄金的表现并不是特别好,这是为什么?

王昕杰:黄金更多的还是在于对冲风险的价格表现上。如果看到通胀上行,金价可能会因为通胀上行而上涨,或者是地缘政治等短期急需流动性的风险可能可以推动金价上行。

但是,因为过去这一段时间,原材料价格上行反映的是宏观经济的上行,它并没有急剧的风险,如恶性通胀的风险、地缘政治的风险,所以对于黄金来讲,它的表现相对于大宗商品会较弱。

当然,短期内我们认为黄金价格其实还是有上涨的空间,特别在利率维持在低档的情况下。这对于投资黄金的投资人来讲,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机会成本的损失。但是,如果未来一段时间,如果出现利率上行,那么可能会抑制一部分黄金的买盘的压力。整体而言,我们认为黄金应该会在一个区间内震荡。也许短时间之内有一些因素可以刺激金价突破2000美元,但是一旦到2000美元上方,实际上有很多卖出压力导致金价下跌,下跌到1800美元、1900美元又会有投资者买入,最终导致黄金价格在一个上有顶、下有底的区间内震荡。

此外,我们认为如果愿意去做黄金到价差,其实空间也不是非常大,可能就是10%左右。不过,如果把黄金作为一个整体的投资资产的对冲,会是很好的标的,因为一个接近10%的价格波动区间比股价波动区间要小。因此,我们更看重是黄金在投资人的投资组合里作为对冲波动风险的作用。

《全球财经连线》:你认为哪些因素可能促使金价再次突破2000美元?

王昕杰:我们预计短时间内大概还会是一些消息面的因素,比如疫情超出我们的预期,或者是欧美市场疫苗接种普及率不达标等。一旦接种速度变慢,或者疫情在一些意外的情况底下又蔓延,那可能会短时间刺激黄金的价格往上走。另一个可能性是通胀比较急剧的上长期而言,如果疫情得到控制、通胀下行,那么这些导致买盘的因素将会消失后,甚至可能转为卖盘,那么金价会回落。因此,长期而言,我们认为大概没有因素能很明确地支撑黄金是持续上涨的趋势。

《全球财经连线》:一些分析师认为下半年出现避险事件是大概率的事情。对此,你怎么看?

王昕杰:其实所谓的避险就是看风险事件来源于哪里。我们判断未来一段时间的风险事件可能在三个方面发生。第一是疫情,这是无法预期的。我们要持续关注疫情发展、疫苗接种的情况、疫苗的效果、病毒变异的情况等。

第二是通胀。我们现在的预期其实会在高位逐步回落,但是如果未来几个月居高不下,那它可能对于资本市场和货币政策影响就会更直接一些。第三,就是各种央行政策的变化。如果货币政策意外收紧,那么就会超乎市场预期,对资本市场造成很直接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