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为什么有些现代年轻人的人生目标是当网红?

2018-08-22 14:54:42  南周知道

继前段时间某公司王会计挪用公款千万打赏直播平台女主播之后,15岁少年又在微博表白网红温婉,已经离家出走和准备退学,要整容去夜场蹦迪钓富二代,谢谢网红告诉他还有这样的生活方式。

是的,你没有看错。有些年轻人的人生理想已经从读书改变命运变成了当网红改变命运。看到这里,不知你是否也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某些现代年轻人不想读书,而是更想当网红?

网络就是最触手可及的玩具

在人人争当网红这个现象面前,我们先来回溯一下互联网产品的发展时间表。

1999年,社交软件QQ诞生;2003年,最大的电商平台淘宝上线;2009年,新浪微博邀请众多大V内测后上线;2011年,主打熟人社交的微信和主打陌生人社交的陌陌相继上线;2016年,短视频现象级产品抖音上线并爆火。

不难看出,在互联网产品的诞生发展图谱里,90后、00后的青少年时期刚好和它们高度重合在了一起。而据90后互联网使用报告数据显示:目前该年龄段人数大概有3.5亿人,比美国的总人口还多,其中80%为网民,平均每周上网高达27小时。

对于90后、00后的年轻人来说,想买东西了,上网浏览资讯然后下单;无聊了,玩游戏或者看视频看直播;想找朋友了,通过QQ、微信、陌陌等各种社交工具来交友。

他们不再是玩着跳皮筋、踢毽子这样的古旧活动长大的一代,也不再愿意捧着纸质书本紧锁愁眉来成长,他们是真正意义上对着屏幕和互联网长大的。在90后和00后的世界里,互联网无处不在,网络世界是最触手可及的玩具。

娱乐至死的年代活在蜜糖当中

而在互联网无处不在的世界中,有一罐最甜的蜜糖叫做娱乐。

娱乐形态的发展,从电影、电视剧等长视频内容到今日的网综真人秀、网络大电影、网剧等不断在推陈出新,用户和使用频次也不断上涨。截止2017年,网络视频用户已超过 5 亿,而排名top10的电视剧和网络综艺等节目,单部播放量的可高达百亿次以上。

除了视频类的观赏型娱乐,各种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等参与型娱乐平台也相继出现。至2018年,斗鱼直播平台的注册用户达2亿,而抖音短视频的日活跃用户数也已超过1.5亿。

这些平台正用不断攀升的用户数验证着一个事实:我们都自知或不自知的活在娱乐这罐蜜糖里,深深沉迷、不可自拔。

或许,正如美国作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所说: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网红们的精致模板生活

随着娱乐消费需求的兴盛,催生并加速了网红行业的发展。打开网红的微博和朋友圈,你会看到网红所呈现的生活是这样的:他们要么正拧着价格不菲的包包或开着跑车去赴下午茶,要么正在热带的海边和欧洲的街道,潇洒的自拍、享受着美景和美食。

这些图文、视频所展示的富足生活,都在向人们传递着当网红是多么的无忧而安逸,似乎一切都是唾手可得的。然而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信息传递,却恰好指向了人们内心最常迷失的部分。

众所周知,人类从诞生开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自我的追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开始问自己,然而都没有得出令人满意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人常常迷失在寻找人生方向当中,很容易受到周围信息的干扰,并把他人的言行作为自己行动的参照,这就是心理学上的暗示效应。

而网红所展示的这种看似轻松奢华的生活,正好在某种程度上给很多想追求轻松和成功的青年人一种强烈的暗示:做网红轻松、做网红挣钱多、做网红好。然而,事实上真的有那么安逸吗?

网红真的很赚钱吗?

其实,网红产业最早发端于美国。随着youtube等视频网站的兴起,诞生了一批以创意、搞怪、唱歌、舞蹈等才艺为主的网红;而其他的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则对应着时事、健身、摄影等不同门类的网红。

随着网红的逐渐增多,就诞生了专业的MCN(Multi-channel Networks)机构,这类机构会帮助网红们持续的创造内容,然后帮网红接广告,通过分佣抽成的方式盈利。

而在国内,随着网红数量的增长,MCN机构也兴盛起来。它们也会像国外一样,签约一些已经从0做到1的创作者,并通过平台客户资源以及供应链的整合,帮助其从1做到100,实现IP的商业变现。

与国外不同的是,国内MCN机构与创作者签订的经纪合约一般来说都时间较长,同时机构抽取的提成比例也很高,并且创作者所有商业行为都需要经过MCN,所以网红尤其是初生的没有议价能力的网红的利润会被分割掉很一大块。

另外,随着平台的强势崛起,譬如抖音这类属性鲜明且具有造星能力的平台,他们对创作者的曝光具有决策性的意义,这时平台的垄断就变得轻而易举,签约哪一个内容生产者,是否对其给予流量、分成、以及商业化的扶持都由平台所把持。

并且随着网红数量和规模的不断增长,平台流量分发到个体ID上就变得越来越少,而随着流量的变少,也就没有了那么丰沃的平台广告分成。所以不管是创作者个人还是MCN机构,生存下来并持续地规模化盈利,都会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形势。

兴许,网红行业的未来发展还会衍生出各种新的玩法和模式,但盲目的入局者却更容易成为历史的垫脚石。所以,不想念书而去当网红的你,真的想好了吗?

来源:南周知道

负责编辑:谢珍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