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公司
咖啡杯盖子的“注意”、“热饮”字样是怎么来的?——咖啡杯盖设计秘史

   

元气满满的一天从一杯咖啡开始……小编上班路上刚买了一杯热咖啡,用带盖子的外卖纸杯装着,然而,当我专注地看着手机,想抿一小口咖啡时,这个奇特的装置却背叛了我的信任,好嘛,洒我一身的咖啡。设计本应解决这样的问题,然而咖啡杯盖的设计却一直差强人意。对于这个不起眼的元素,除了不小心被泼一身时咒骂它几句,我们很少细想。最近,建筑师露易丝·哈普曼(Louise Harpman)与斯科特·斯佩希特(Scott Specht)出了一本新书,记录了咖啡杯盖几十年的设计演进史。这本简史包含了数百张咖啡杯盖的设计图,按照剥离型、捏挤型、抿嘴型和戳穿型进行分门别类。[图: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20世纪90年代中期,哈普曼和斯佩希特就读于耶鲁大学建筑学院时,便不约而同开始收集咖啡杯盖。当两人意识到彼此的共同点时,他们决定联手。目前,他们的藏品包含了几百个从不同餐厅和咖啡店收集而来的独一无二的杯盖,其中52%的设计已被史密森尼博物馆收入永久馆藏,同时,哈普曼和斯佩希特还将杯盖定期租借给不同的展览机构,但仅限于他们已经复制备份的设计。“如果飞机坠毁了呢?如果它们被弄坏了呢?”哈普曼说道。最古老的咖啡杯盖设计是剥离型的,向后剥开杯盖的一部分,就能喝到杯里的饮料。此类杯盖中被保留至今的就是剥开固定式的种类,即剥开的部分可固定在盖子上。(应该就像现在的酸奶盖子吧?)捏挤戳穿型的杯盖很少见,饮用者必须把盖子上的两个部分捏在一起,然后戳出一个孔,让咖啡流出。这个前提条件不太吸引人,毕竟你那脏兮兮的手指距离滚烫的咖啡仅毫厘之差。今天最常见的杯盖类型是抿嘴型,你可直接从杯盖上事先打好的孔直接饮用咖啡,星巴克用的就是这种。在咖啡杯盖的设计中,抿嘴型杯盖是最常出现创新的类型。许多人的灵感来源于杰克·克莱门茨(Jack Clements)1986年的经典“随心盖(Solo Traveler)”设计:盖子外圈凸起,内部是凹槽式设计,既方便饮用,又能防止你的鼻子碰到杯盖。[ Solo Traveler ]此外,还有充满建筑感的Viora杯盖,杯盖边缘高高凸起,模仿了马克杯的形状,有助于咖啡的香气散发出来,设计师认为,闻香是饮用体验的核心要素之一。这本咖啡图鉴的抿嘴型部分还包含了一种热变色智能杯盖,可随咖啡的温度降低而变换颜色,在温度最适宜饮用时提醒你。[图:Benjamin English/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其他杯盖设计颇具娱乐性。有些被模塑成了一张脸,其中一种杯盖脸上凹痕太多,也就是被压了无数个小槽,方便你看到内容物,看起来就像杯盖上长了痘痘一样。还有一种黑色杯盖有着三角形的凹痕和鼻子形状的开口,使人联想到黑武士的脸。为什么现存的咖啡杯盖如此多种多样?部分原因是至今仍没有人创造出最完美的一款杯盖,设计师们还在努力攻克这个问题。“我昨天又发现了一种新杯盖。”哈普曼说道。“这部书付印之后,我开始注意到更多新设计。设计永不止步。咖啡杯盖的世界里没有赢家。”在这个平淡无奇的产品类型中,创新成果可谓层出不穷,而这一切都被美国专利局登记在案,每一款新设计必须与现有的设计存在显著区别,才能被授予专利。“最棒的一点是,尽管我们已经搜罗了林林总总的咖啡杯盖,但专利注册处还有更多我们见所未见的新设计。”哈普曼说道。这本书的附录包含了部分最具创意但尚未投产的专利杯盖设计图纸,包括两款专门为了在咖啡杯顶部放置甜甜圈的而设计的杯盖(有时路上匆匆忙忙,你需要个存放点心的地方)。咖啡杯盖甚至还上过法庭。1994年,当滚烫的液体从旅行杯涌出,致使一位名叫斯特拉·利伯克的女士遭受三级烧伤后,她把麦当劳告上了法庭。此事发生后,麦当劳改变了杯子的设计,印上了“注意”、“小心轻放”和“这是热饮”的字样。这本杯盖图集中的不少设计也贴有类似的说明。哈普曼和斯佩希特都是建筑从业者,这本书赋予了他们看待世界的新视角。“作为建筑师,我们擅长以特定比例观察景观,比如建筑、城市、陈设和住宅区比例。但我们并不善于审视物品。”哈普曼说道。“观察一个普普通通的咖啡杯盖正是这一对话的切入口,引导我们放慢速度,细心留意,思索提问:那是什么?如何制作?由谁设计?我把它作为一个起点。”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杰夫·贝佐斯的一盘大棋:不是针对谁,是说在座的各位最终都得给亚马逊工作

   

收到风了吗?亚马逊的Prime会员数已经超过一亿,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在上个月发布的年度股东信中写道。这封信还包含了另一个较少人关注的细节,根据公司所言,亚马逊2012年推出的名为Career Choice的项目已经使1.6万名伙伴获益。该项目向在亚马逊工作满一年的时薪雇员提供高达1.2万美元的预付学费,让这些雇员可以在将近40个领域中的任何一个领域攻读学位,还有许多甚至亚马逊的业务还未涉足的领域,比如航空机械和健康护理等等。这个项目备受赞赏,因为它将“人”置于“员工”之上,促进了团队成员的在职满意度,同时达到利他和利己的目的。但关键不在于谁从Career Choice中获益,如何获益以及获得多少好处。通过这个项目,贝佐斯向我们发送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展示了他对亚马逊未来走向的设想。亚马逊未来将出现在哪里?答案是无处不在。真正的信息和使命对于这封长达七页的股东信,我们首先注意到的是前半数内容都描述了贝佐斯的理念。在这前半部分中,贝佐斯重点讲述了自去年以来亚马逊成长。说到顾客时,他称顾客“永不满足”,“期待一直在改变。”他的这句话不是抱怨,而是赞赏。他将亚马孙描述成部落。“我们从狩猎的日子发展到今天,靠的可不是知足常乐,人们总是贪图更上一层楼,昨日的‘惊人之举’很快就成了今日的‘寻常事物。’”贝佐斯似乎是在说顾客,但也反映了他认为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这句评论既完美地描述了顾客的行为,也描述了过去二十年来亚马逊的行为。贝佐斯还很可能认为这正是员工们的心态——在工作中总是感到不满足,想寻找更好的方法,对自己设立了最高标准。如此说来,Career Choice像是另一个典型的亚马逊服务,反映了亚马逊想更好满足市场需求的决心,即使这意味着掏腰包让自家员工到学校进修学习技能,还有可能导致员工离开亚马逊去往其他领域。但事实远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甚至还要复杂得多。亚马逊正在通过Career Choice在各个领域培养一支技能熟练的专家队伍,而这些人正是受Career Choice资助,必定对亚马逊怀有着感恩之心,当他们进入其他领域野心勃勃地想在这些领域掀起颠覆。当那个时刻到来,这些受益于亚马逊的前员工们很可能不会介意回归亚马逊的怀抱,于是亚马逊就收获了一批在自己尚未进军的领域里的专业人才。聪明,大胆,布局宏伟亚马逊的这种前瞻思维有例子可循。比如食物。几年前亚马逊低调地开了第一家Amazon Go,顾客可用亚马逊账号付款,接着很快又推出了食物快递服务AmazonFresh。最初来看,这两个项目与贝佐斯的规划风马牛不相及,几乎不值得注意,毕竟亚马逊的主要业务是售卖和递送非可食产品。如今回想起来,Amazon Go和AmazonFresh都是试验行动,直到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标志着公司全面进军食品行业。另外,还记得2013年亚马逊好心地对经营惨淡的美国邮政服务伸出援手,用邮政服务来递送如今占据公司40%快递业务的货物吗?现在看来这也不是随意之举,亚马逊已经获得机器人快递专利,这些机器人会打开顾客的门并将快递扔到顾客家里。虽然怀疑主义者们声称亚马逊难以进军类似制药的某些行业,但历史告诉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亚马逊的每一步行动。确实,类似Career Choice的项目让我们看到贝佐斯是何等地精明。通过让员工们(尤其是那些工资不高、职业发展需求常被其他公司忽略的员工)在39个不同的领域学习和探索,他让亚马逊及公司雇员都接触到新思维。势力范围等同于创造力;贝佐斯在股东信中提到的“永不满足”正在定义当今的每个市场。而且,他似乎比大多数人都明白,当时刻来临时,只有具备创造力和开放性思维的文化才能走向未来。“别担心,你会回来的” 亚马逊总是在想“当时刻来临时”。公司愿意在不赚钱的项目上投入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容忍长达数年的微薄利润空间。但这一直都是贝佐斯的长远策略之一,Career Choice正好完美反映了这一点。这个项目看似一扇通往外界的门,但它其实是一次入侵布局。若你是一位亚马逊员工,离开公司之后进入了亚马逊尚未涉足的领域,那么,当这个技术巨头终于踏入那个领域时,你很可能就在那里等着它。即使你离开了,若你具有创造力且为自己设立了高标准,那不止亚马逊想要你回来,你自己都会想回亚马逊来继续提高自己。这正是贝佐斯在股东信中布下的局。可怕吗?若过去几年来你在亚马逊的行动中看到“平台垄断”的雏形并为之颤栗,那么,这个设想无法给你任何安慰;若你将这个技术巨头的做法看作利用自己的丰富资源来提升底层员工们的技能,你可能会觉得受到了鼓舞。无论是哪一种,如果你只关注如今Alexa能连接到多少设备,那你很可能会错过这封信的重要暗示:亚马逊不仅在向你售卖更多的家居产品,更在入侵你的家。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这本为大麻吸食者打造的奇葩杂志,是纸媒逆袭的清流

   

大麻是一种毒品,但在美国很多州都可以合法流通。美国的两位自设媒体人成立一家和大麻相关的传媒公司。大麻和纸媒有什么关系?

来自12位商业领袖的母亲教给他们受用一生的12堂课

   

母亲往往是大多数人人生中的第一位导师。她教我们刷牙,绑鞋带和安全过马路,言传身教地向我们传授她宝贵的人生经验。 我的母亲曾教我如何善用巧思,如何保持机灵,还鼓励我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可以旁若无人一样地随时舞蹈。

独家专访:Uber飞行出租车背后的男人,曾给拉里·佩奇造飞行汽车

   Sean Captain

飞行出租车已经不再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这个项目得到了十余家企业的巨额投资。其中一个重量级项目是Zee.Aero,这个项目隶属于谷歌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公司Kitty Hawk。

VR行业还有救吗?Oculus Go来了,它是否会成为VR界的iPod?

   Mark Wilson

Oculus Go是Facebook针对大众设计的虚拟现实(VR)头戴设备,显示了Facebook在虚拟现实领域踌躇满志,野心勃勃。Facebook在上周举行的F8大会上宣布,Oculus Go同时在全球 23 个国家同步上架,32GB 版本 199 美元(不到1300RMB),64GB 版本 249 美元(约1581RMB)。加上与小米合作VR一体机也预计会在今夏发售,价格可能更低也说不定呢。早在今年2月份,Facebook的VR/AR副总裁Andrew Bosworth就迫不及待地在Twitter上宣布,将在F8大会上公布“迄今为止Facebook最大的VR/AR新闻”。而这款设备的独特之处就在于,用户只要将设备从桌上拿起,打开开关,戴在头上,即可开始VR之旅,这样的头戴设备前所未有。它还配有一个小型遥控器,上面有触摸板、运动传感器和扳机——嗯……喜欢射击游戏的朋友有福了。如果你已经对VR近年来的大起大落感到厌倦,现在是时候再次打起精神了。因为Oculus Go将会是VR头戴设备中首款成熟的消费级产品,而不是某位未来主义者头脑发热的产物。如果说目前VR市场的主流产品相当于当年的MP3,那么Oculus Go已经极其接近VR界的iPod了。Oculus Go对VR行业来说是件大事,它正引领着一大波类似的VR一体式头戴设备向人们袭来。[图片来源:Oculus]目前为止,VR头戴设备更像是处于实验阶段,可以分为两个迥异的阵营:一个是先安装一大堆动作捕捉的装置,然后将头戴设备用一大捆又长又粗的线连接到算力超强的电脑;另一个是将手机装进一个VR外壳里,例如三星的Gear VR或谷歌的Daydream。我仔细体验过这两种VR后,老实说,两种都挺烂的!第一种方案成本高达数千美元,而且每次都要像《黑客帝国》一样弄得满身都是线,哪怕你不过是想在谷歌地球上看看自己的房子。第二种方案有着无数细碎而低级的问题,例如手机屏幕上有污渍、智能手机过热等,而且,手机毕竟是手机,设置VR时突然来个电话也是常有的事。将尚未成熟的VR技术塞到凑合的工业设计中,难免产生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但Oculus Go貌似将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要施展魔法,将VR装进一个又小又廉价的外壳中,Oculus做了一个很大的让步:戴上Oculus Go后,可以往上下左右看,但设备无法感知头部在垂直方向的移动,也就是说,如果想身体前倾,凑近去看某样东西,就做不到了。但有失必有得,从使用的角度看,只要直接拿起设备,就能在一个100英寸(2.54米)的虚拟屏幕看电视剧;从消费的角度看,只要买个小小的盒子就能体验VR(也不失为送礼佳品)。[图片来源:Oculus]我知道,这听起来没什么了不起的,毕竟好的设计满世界都是。你可能会问:“所以VR现在算是步入正轨了吗?我们应不应该感到兴奋?”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因为不只有Facebook承认了他们了解VR产品的不足之处,整个行业都正在参与其中。谷歌正在与联想共同开发一款名为Mirage Solo的VR一体式头戴设备(预计售价400刀)。与此同时,HTC也正在开发Vive Focus。这两款设备都会具备VR追踪的终极功能——6DOF(六度自由,six degrees of freedom)。这个晦涩难懂的术语非常重要,具有6DOF的头戴设备不仅能像Oculus Go一样感知上下左右,还能感知身体的前倾和后仰,甚至能感知用户在房间里走动,6DOF能让VR产生非常真实的感觉。近期大热的电影《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与同名小说让全世界都深刻体会到了VR的未来,但要让VR完全融入大众生活,也许还需要5年、10年、甚至20年时间;但人们也有可能觉得,花199刀就能一探VR的究竟,也很不错,这样的好礼不容错过。最终的结果是前者还是后者,也许只取决于Facebook/Oculus如何真正解决最细节的用户体验问题。Oculus Go的分辨率有多高并不重要,让它成为最接地气的产品才是王道。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我在一家麦当劳点了全球麦当劳的特色产品,然后试吃了一下

   

这是一篇来自千禧一代吃货的麦当劳测评。

F8大会上,Facebook错失了向用户承诺未来的机会

   

“建立强大的工具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确保将它用在好的地方,我们会的。”这是马克扎克伯格在昨天的F8大会上的第一场讲话,不断呼应他之前就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所反复表述的观点(针对Facebook,在国会之前)。这些词意味着什么?它们不仅适用于上一次的Facebook用户信息泄露事件,还适用于Facebook所做的任何决定。F8的第二天主题演讲有点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科学博览会。它致力于研究,技术和未来,像往常一样,今年的版本非常有趣。以下是几个亮点:·通过向其计算机视觉识别技术注入数十亿张照片,Facebook的机器识别变得非常精准。例如,让它识别出一张馅饼的图片,它能准确识别出“馅饼”,而不仅是一个大致的类别——“食物”。·Facebook正在培训计算机检测人类及其精确轮廓和在视频中的姿势的功能,然后再重新创建他们的3D形象。·它也非常擅长分析大量2D照片并将照片中包含的场景重新组合到3D世界中,甚至可以渲染反映周围环境的虚拟镜像。·Facebook研究人员正在致力于翻译世界上6000种语言中的任何两种语言的技术研究 ,不需要任何培训。尽管这样那样的一些技术让人应接不暇,但令人诧异的是,大会的主题并未触及Facebook将如何防止坏人滥用这些可能会实现的功能。基于Facebook在AI和其他领域的一些未来的新突破,这完全是可能的。关于人工智能和道德之间的关系,研究员Isabel Kloumann确实作出了精彩的演讲,但他演讲的重点是消除偏见,而不是防止误用。期待获得Facebook就其所有前沿研究对于人类来说都很安全、无懈可击的答案是极不现实的。显然,Facebook当前需要的是明确这些符合公司利益的问题,而不仅仅是纠结于之前已经犯下的错误。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智能手机原是地球之肺隐形杀手?

   

全球气候变化关乎人类发展大计,环保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从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提出“全球减排”协议至今近10年,人类开始悬崖勒马,对于地球的保护摆上了桌面,不容忽视,甚至开始担惊受怕起来。

情感营销的五张底牌,苹果教你怎么打

   

我们总是响应苹果的号召,但我们却经常意识不到。嗯,苹果的营销影响力就是如此强大。

最堵城市达卡治堵“新法宝”,这辆电动三轮车有点牛

   Adele Peters

周末闲暇惬意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在家修炼两天后,周一轻轻松松上班去。But,大家的元气是不是很快就被周一的大堵车耗尽了?

战斗民族的虚拟语音助理,自称比Siri、Alexa更会聊天

   

人工智能(AI)技术日益发达,人类对用户隐私的担忧也随之加深。我们提出了种种质问:亚马逊的Alexa为什么嘲笑用户?Alexa能否在法庭上作证指控你?苹果的Siri为什么能够把你隐藏的信息大声念给其他用户听?而Facebook的隐私问题早已是千疮百孔,因此不得不暂时搁置智能音箱的开发计划。

苹果新设计精神:不好用没关系,好卖就行

   Ben Schiller

将近一年前,我种草了一台新MacBook Pro。直到上周,有个朋友告诉我,她刚刚在苹果专卖店花了700美元才修好自己的笔记本。而且问题非常简单:有一粒灰尘落在了空格键下方。

威斯汀酒店将废旧床单变成睡衣,捐赠给贫困儿童

   

卡洛琳·索罗斯基(Carolyn Thoroski)是加拿大一家威斯汀酒店的客房部主管,和所有客房主管一样,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保持客房的清洁和服务来自世界各地的住客。大概在一年前,索罗斯基留意到,酒店的员工每天都会扔掉不少白床单,毕竟酒店床上用品的使用周期相对较短。大部分床单最后都被丢在了垃圾填埋场。她心想,为什么不把这些床单改造成其他产品,比如说睡衣,然后捐赠给有需要的儿童?索罗斯基经常会想到一些奇怪的idea,不过她的想法很少有成真的时候,但巧的是,威斯汀总部的老板恰好在向员工们发出了征集,征求能够壮大当地社区力量的创意。索罗斯基将这个废旧床单改造成睡衣的想法提交了上去。最后在全球提交创意的325名员工中,她的想法拔得了头筹。一年之后,威斯汀酒店终于找到了把这一想法转化为现实的办法。现在,他们已经把采用威斯汀废弃床单制作而成的上千套睡衣捐赠给了有需要的儿童。看到这里,可能你已经皱起眉头:废旧床单很脏吧?而且做睡衣会不会不干净、材质也会不舒服……“整个过程比我们起初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威斯汀酒店副总裁兼全球品牌负责人布莱恩·波维内利(Brian Povinelli)说道。他也是这个项目的主导者。“出于健康与安全考虑,我们总不能直接把旧床单剪裁成睡衣就拍拍屁股走人。”为此威斯汀开发了一种分解床单纤维、重新编织成布料然后升级改造为新产品的专利。而这里的新产品指的就是送给贫困儿童的睡衣。集团内部把这项新业务称为“升级计划:穿针引线(Project Rise: Thread Forward)”。建立新规范据波维内利解释,纺织品废弃物一直是酒店行业广为人知的问题。高档酒店必须为每一位住客提供新床单,而频繁清洗会导致床单快速磨损。该行业也不存在稳定或集中的回收再利用方式。想捐给收容所也是困难重重,因为各州针对收容所能够接受的床上用品制定了各不相同但同样严格的卫生条例。酒店员工有时会试图亲自解决问题,比如把旧床单带回家用,或者撕碎了当抹布。“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为我们的酒店乃至整个行业建立新规范的机会。”波维内利说道。(值得注意的是,任何有污渍的床单都不能进入这个项目,出于安全原因必须立即弃置。)波维内利认为,这些再生布料完全可以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群。在过去几个月里,威斯汀酒店把自身使命重新定义为帮助宾客体验幸福感。通过一场全球调查,威斯汀发现,在以某种方式回馈社会时,77%的消费者的自我感觉会更良好;而89%的人更愿意预定那些参与了慈善项目的酒店。波维内利及其团队非常巧妙地选择了把床单变成睡衣,捐赠给收容所里的儿童。通过与世界睡眠协会交流,威斯汀团队发现,大部分儿童存在睡眠不足的问题。“专家指出,进行一个简单的睡前仪式,换上一套干净的睡衣,就能大大改善这些弱势群体儿童的睡眠质量。”波维内利说道。[Photo:Westin]实现大梦想这些想法理论上听起来很靠谱,但真正操作起来却是极其复杂的。波维内利的团队并不具备所需的技能和基础设施,于是他们与非政府组织Clean the World合作。该组织在此之前已与酒店合作,回收部分使用的肥皂和其他洗漱用品,捐给收容所的流浪者。威斯汀要求Clean The World研究床单的问题,并寻找实现梦想的途径。Clean The World的团队一开始面临着种种挑战。首先,从物流角度讲,从集团旗下所有酒店收集旧床单然后捆扎起来送往回收点就非常不容易,他们必须建立一个高效的系统,避免产生大量碳足迹;再者,目前存在着许多与儿童睡衣相关的政府监管规定,比如说布料必须防火;此外还有卫生问题的担忧。最终,Clean the World建议威斯汀把旧床单运送到南卡罗来纳州的Divergent Energy公司,由他们来分解纤维、重织布料然后制造成符合所有法规要求的睡衣。“更麻烦的是,这些床单使用棉与合成纤维混合制成。”Divergent Energy总裁吉姆·戈斯内尔(Jim Gosnell)说道。“有机与合成纤维的反应不同,所以我们所使用的方法也必须考虑到这一点。”Divergent Energy接收床单,消毒灭菌,然后撕成碎布。接着利用机器处理成蓬松的小毛球,再纺成线,织成布,最后缝制成儿童睡衣。其设计采用威斯汀标志性的薄荷绿与灰色,正面是一个小孩飞上了月亮,手里还抓着本书。[Photo:Westin]波维内利称,威斯汀的项目试点十分成功——四分之一的威斯汀酒店参与其中,5个月内共上交了3万多磅的床上用品和毛巾。这些废弃物逃脱了沦落垃圾填埋场的命运,摇身变成了1,500套新睡衣。在Delivering Good非营利机构的帮助下,大部分睡衣将被捐赠给容易患上睡眠焦虑的贫困儿童。Delivering Good专门为惨遭悲剧或出身贫苦的人群提供生活用品。4月16日起,一部分睡衣将在酒店商店出售,每件25美元,销售所得将用于扶持弱势儿童。目前,威斯汀正在旗下所有酒店推广这一项目。波维内利希望以后其他酒店也能效仿它的做法。“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渴望能做这样一件事,我想其他连锁酒店也在寻找类似的解决方案。”波维内利说道。“总得有人接受挑战,为实现升级改造迈出尝试的第一步。有了这种新思路,让循环利用酒店床上用品走向规模化将指日可待。”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AI的战场上,没苹果有钱,没谷歌有技术的企业要如何生存?

   

2017年9月某个周一早晨,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忙着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方式。早前,俄罗斯总统就曾告诉俄罗斯的学生,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领先地位的国家将统治世界。于是,马斯克就宣布,AI主宰的全球竞赛或将演变成一场真正的战争——而第一击很可能来自于算法而非有血有肉的领导者。这一悲观预言遭到其中一名粉丝的抨击,马斯克随后致以歉意,并承认道,“我也很沮丧。:-(”马斯克是一个几乎无可匹敌的技术煽动者,他的观点拥有一大批拥护者。关于AI的未来,即使是相对乐观的预言(比如:详细阐述自动驾驶汽车将大大减少高速公路的流血事件)往往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难以给人安慰。[图为埃隆·马斯克,Photo:Internet]在人人思考AI将带领人类走向何方时,这项技术已经到来了。1956年,在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举办的一场重大会议上,科学家首次命名了AI(他们预测,程序员将能在短短几年后模拟人类大脑的运作)。如今,AI已产生了普遍且显著的影响,尤以机器学习和形式特别先进的深度学习分支领域为甚。透过AI技术,谷歌相册知道两张拍摄时间相隔50年的照片拍的都是你大舅,Facebook从你的消息流中铲除垃圾信息,甚至连iPhone尽可能延长电池充电的续航时间,也是依靠AI……智能手机、智能家居装置等设备逐渐演变成AI服务的前端,比如苹果的Siri、亚马逊的Alexa和谷歌的语音助理。“解密Alexa和Echo背后的原理,你会发现它不仅是一台音箱。”亚马逊AI副总裁斯瓦米·素布拉曼尼亚(Swami Sivasubramanian)说道。“而是一个智能的云端数字助理,利用了由深度学习驱动的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技术。”随着AI的触角开始伸向企业的方方面面,技术巨头们展开了人才争夺战,从学术界(纽约大学的终身教授杨立昆(Yann LeCun)目前就职于Facebook)和竞争对手(李佳离开了Snapchat,参与管理谷歌云的机器学习团队)那里挖走最强大脑。“由于这项技术非常强大,了解其应用方式的人才需求量很大。”谷歌云应用AI主管斯科特·潘柏希(Scott Penberthy)说道。去年4月,Paysa研究公司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亚马逊为新AI职位投资2.28亿美元,谷歌(1.3亿美元)和微软(7,500万美元)次之。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司能够参与如此高级别的竞争。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和微软“拥有博士和博士技术。”Databricks公司CEO阿里·高德西(Ali Ghodsi)说道。他的公司就有与其他企业合作,将AI添加到业务流程中。“但财富2,000强里的其他企业缺乏这种资源,”从而造成高德西所谓的“1%问题”,只有规模最大的企业才拥有足够财力来充分利用这项新技术。[Photo:fastcompany.cn]AI虽然是只有少数公司理解并能运筹帷幄使用它,但别忘了,AI已经成为一种开放市场上的技术,也就是各种规模的企业都能获取部分AI创新成果。事实上,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也指望着这一点。他们的云计算平台(分别为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Azure和谷歌云)包含了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语言翻译等企业AI产品。在这三家公司眼里,AI是推动其云平台未来发展的关键;眼下,亚马逊网络服务价值160亿美元,逐年递增42%,在微软和谷歌开始奋起急追后,亚马逊的速度也降了下来。此外还有IBM,称其人工智能为“认知计算”,并将其命名为“沃森(Watson)”,作为一项服务出售。Facebook和苹果并未建立自家平台,而是发布学术研究报告,Facebook还开放了自身打造的部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一项商业工具,AI仍处于起步阶段。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和麻省理工学院/波士顿咨询集团(MIT/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近期研究均显示,仅20%的企业以有意义的方式利用了这项技术。但与以往技术拐点,比如20世纪90年代电子商务的兴起,不同的是,AI未必天生倾向于灵活的初创企业。由于AI所必需的数据需要多年累积,“时间长反而有优势,因为你所积累的AI训练知识越多,它就越有价值。”IBM沃森与IBM云服务高级副总裁大卫·肯尼(David Kenny)说道。但AI与过往技术趋势的共同点在于容易被过度吹捧以至于掩盖了其真实能力。但AI并不是昙花一现的风尚。投入研发的资金堪称巨额,每年超过300亿美元,对生产力和强化消费需求的最终影响据预测将是万亿级别的。无怪乎,AI已然成为这场科技巨头之战的焦点,也改变了科技界乃至其他领域无数企业对未来的看法。为了了解AI的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企业必须同时认识到它的繁荣和不确定性。以下是来自战争前线的七大实用经验,涉及各行各业,从科技到零售,从手工酿造啤酒到房地产。AI已无处不在,而我们必须严阵以待。[Photo:Internet]慎选战场某大型时尚企业的领导者近期决定,AI必须成为企业“军火库”的利器之一。但他不确定该怎么做。该公司曾与谷歌、IBM及微软有过合作,它是否该在AI战场上联合其中一家?而具体又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就连身处AI领域的人也告诫外界,切勿因为这项技术很时髦就被它冲昏了头脑。“有时顾客会告诉我,‘我们想使用AI,’却没有认真思考原因及其潜在效益。”Salesforce客户关系管理软件公司的AI产品[名为“爱因斯坦”(Einstein)]副总裁马克·卡萨莱纳(Marco Casalaina)说道。入门的好法子之一就是发掘AI能够帮上忙的企业问题——与其一次性攻克所有问题,不如锁定可管理的试点项目。“你天真地以为可以一劳永逸,实际是异想天开”Trulia工程副总裁迪普·瓦玛(Deep Varma)指出。他建议AI新手要“找准非常具体的痛点。”还有,关键在于不要被AI的潜力所诱惑,而要专注于自身的目标。通常被人类(即员工)视为单调苦差的流程是最佳着手点。举例来说,通过利用来自微软Azure的自然语言处理服务,旅游技术公司Sabre试验了一种Facebook Messenger机器人,它能够回答关于现有预订的简单问题。Sabre Studios总监乍德·卡拉汉(Chad Callaghan)表示,旅游业的顾客“未来的旅行代理将专注于高度复杂的路线,而机器人就能支持日常的要求。”[图为TSI聊天机器人ELLA,Photo:Internet]为你的大数据赋予意义大概在10年前,“大数据”开始流行。它的流行反映了一种新认识的诞生:收集、整理和分析关于企业各个方面的大量数据,从生产流程到顾客互动,确保这些是有价值的。然而,储存大数据要比研究如何利用它容易得多。许多企业“年复一年收集数据,堆在服务器里积了灰。”地理AI初企Descartes Labs的CEO马克·约翰逊(Mark Johnson)说道。这时让人工智能登场便能解决这庞大的数据库,因为AI能够在一定规模上识别模式,让凡夫俗子不知所措。“数据是AI的食粮。”Salesforce的卡萨莱纳说道。它消耗得越多,就越智能。在2017年5月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AI主管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用他4岁女儿的例子给我解释了这一概念。她发现了一辆19世纪的大小轮古董自行车,在他告诉她这是什么之后,她立刻就能辨别其他的大小轮自行车。换成计算机,“我们就得给它们展示100,000辆大小轮自行车,并告诉它这是自行车。但一旦看过了100,000辆,它们的识别能力很可能就超过人类了。”即便是拥有大量数据的企业也时常需要清理混乱的数据库,合并不同存储库,还要从整体上把数据改良成适合导入算法的形式。“首先是把数据从数据库中提取出来,使其随时随地都可自由获取。”Airbus防务与航天公司(Airbus Defence and Space)高级创新经理让-弗朗索瓦·福迪(Jean-François Faudi)建议道。现在,该公司可以使用机器学习分辨雪花和云朵——事实证明,在这门技艺上,计算机比人类更出色。[图为Descartes Map,Photo:Internet]将知识用到实处本身早已关注数据的公司无论属于哪个行业,都在AI领域抢占了先机。以精酿啤酒为例,如果要列举最有望从这项技术中受益的行业,大概不会有人想到这个行业。但俄勒冈州德舒特啤酒厂(Deschutes Brewery)——全美第八大精酿啤酒厂的酿酒师布莱恩·费弗尔(Brian Faivre)碰巧拥有计算机科学文凭。(“我大学四年都在自酿啤酒,但当时并不知道在精酿啤酒行业也能找到真正的工作。”他说。)费弗尔长期以来一直对如何将数据科学运用到酿酒上很感兴趣,而该酿酒厂坚持记录关于生产流程的数据信息已有多年时间。酿造啤酒重点在于对发酵的控制,而酿酒厂采用的方法是调整温度。他们通过从酒桶中提取液体样本并测量其密度,确定何时该调整温度,这是一道繁琐且不太准确的程序。但德舒特啤酒厂与数据基础设施公司OSIsoft合作,将与以往生产相关的数据输入微软的Cortana Intelligence Suite,也就是Azure平台的一部分。因此,德舒特开始预测提高温度的最佳时间,去除了密度测量步骤,并使得12天发酵周期缩短了几天。结果:该公司得以在不牺牲品质的前提下酿造出更多啤酒。归根结底,精酿啤酒的重点并不是冷酷无情的大规模生产,而德舒特距离利用AI技术去除人力因素还有很长一段路。“我们一直强调,我们的酿酒师把控了全局。”费弗尔说。但使用AI技术提高产能对该公司的未来发展而言至关重要:额外的销售额为一家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市新酿酒厂的建造工作提供资金,而此项目带领德舒特啤酒厂向全美拓展。[Photo:Daniel Zender]必要时借助外力对资源紧缺的机构而言,科技巨头将内部AI转化为按需服务是一个福音。举个例子,2016年,俄勒冈州华盛顿县治安官办公室的信息系统高级分析师克里斯·艾德兹玛(Chris Adzima)对亚马逊网络服务的新产品Rekognition产生了兴趣,此产品还包含人脸识别技术。该县在逮捕嫌犯时所拍摄的成千上网张登记照如排山倒海般涌入,即使是根据年龄、性别和种族对照片进行过滤,也没法把范围缩小。当警方需要寻找嫌疑犯时,比如被摄像头拍到的商店小偷,它的实用性就被限制了。“我不是数据科学家,也不知道人脸识别或人工智能的工作原理。”艾德兹玛痛快承认道。但是在几个月内,他就创建了一个系统,利用Rekognition将新拍的照片和档案里的照片进行匹配。迄今为止,此系统已协助辨认了20名嫌疑犯。它的成本也非常低廉。治安官办公室的初始安装只花了大概400美元;亚马逊网络服务的每月账单大概是6美元。“每花一美元,我都要向纳税人负责。”艾德兹玛说。“我们花的钱非常少,而投资回报率却非常高。”[亚马逊的Rekognition,它是一种使用深度学习进行图像识别和分析的托管服务][Photo:Internet]“因材施教"人脸识别是一种适用于不同场景的AI,使得亚马逊的版本在许多领域都能立刻起到作用。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企业必须使用根据特定目的精心调整过的AI。“我们通常不会向放射科医师征求艺术上的建议,也不会询问律师该挑选哪只股票。不同的领域,我们会求助不同的专家。”IBM的肯尼说道。因此,IBM根据从教育到供应链管理等特定行业的需求对沃森进行度身定制。他的观点反映了一个关于AI的基本事实。你的野心越大,普通的算法越是无法满足你。房地产信息枢纽Trulia希望利用AI翻找数百万张租售房屋照片,区分厨房、卧室和浴室——甚至注意到有利于提升价格的额外配置,比如厨房里安装了花岗岩台面。目前,此类人工智能还未能作为商品出售。[计算机如今能够识别照片中的物体,效果超越了人眼,将为人脸识别技术带来重大影响][Photo:Daniel  Zender]动员所有人并保持热情无论一家企业是寻求大量外援还是独立承担重任,AI的价值都与特定业务挑战的具体细节息息相关。这就意味着,只有在利益相关者和IT员工一样尽职和投入时,AI才能产生效果。“许多企业往往习惯袖手旁观,就好比在过去,他们购买了技术,就指望技术方案包揽一切重活。”强生公司人才聘购全球副总裁斯爵德·格林(Sjoerd Gehring)说。“这一点和AI很不兼容。”尽管格林的职责重点在于人而非技术,但他也支持强生的行动:联合谷歌云及招聘软件供应商Jibe,将AI融入到从医疗研究员到卡车司机等各类人才的搜寻之中。该公司透露,他们运用谷歌机器学习算法驱动的搜索引擎,将每年100万名求职者与25,000个空缺职位进行匹配,合适人才的比例从此上升了41%。此后“就是一个持续完善和训练的过程,从而不断优化实施效果。”H&R Block税务公司零售客户体验总监梅格·萨顿(Meg Sutton)说。2017年,这家税务巨头将IBM沃森的建议整合到例行程序中,结果发现,这一信息输入——以74,000多页的美国税法为基础,通过报税员使用的第二屏幕呈现,就提升了客户的满意度。随后,该公司还开始为2018年税季开发2.0版本。[计算机视觉和语音识别这两大AI学科最可能广泛影响商业应用和顾客体验][Photo:Daniel Zender]切勿急于求成最后一点经验可以简单归结为一个人类品质:耐心。应用AI好处多多,但关于这项技术,还有很多因素尚待发掘。它最终的文化影响——无论从伊隆·马斯克到马克·扎克伯格等企业领袖如何预言,我们仍无从得知。最终,和此前所有划时代的技术一样,“总有人乘风破浪,走上巅峰,也总有人逆浪而行,被浪冲走。”花费多年时间构建机器学习技术并置入谷歌广告平台、而后参与创办了Leap.ai的周云凯(Yunkai Zhou)说道。多亏了大小企业的大胆新实验,我们都能一边跟随潮流一边学习。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贩卖机里的“生鲜厨房”生意

   Adele Peters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应届毕业生创业卖沙拉的故事。卢克·桑德斯(Luke Saunders)大学刚毕业时,其中一份工作就是干销售,每个星期要驱车1,000英里穿越印第安纳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肯塔基州。大多数时候晚饭只能吃快餐。午饭可能就是从便利店买的一袋薯片或软塌塌的玉米煎饼。吃的不好,怎么有动力工作呢?桑德斯想,要是随时随地可以获取新鲜食品就好了。于是2013年,他设计出了一款贩卖新鲜沙拉的贩售机,在玻璃瓶里整齐叠放甘蓝、菠菜、藜麦等蔬菜以及谷物和水果,每天补货。第一个试卖地点在芝加哥市中心某家美食广场,旁边就是Dunkin Donuts甜甜圈和麦当劳。很快,这台机器在Yelp点评网上获得了五星好评。[Photo:Farmer’s Fridge]于是,桑德斯创办了初企Farmer’s Fridge,如今,Farmer’s Fridge在芝加哥和密尔沃基共设有大约120台贩卖机,并计划在今年翻一倍。据桑德斯回忆,刚开始创业时,他的办公室就是第一台沙拉贩卖机旁边的美食广场。他在这里与顾客交谈,了解他们的喜好。当时存在不少困难。“最早期,我主要是必须说服消费者,相信我们的确能够从一台自动贩卖机买到高品质的一餐。”他说。(他喜欢称之为“微餐厅”或冰箱。)第一批贩卖机嵌了再生木材,用鲜活绿植装饰,试图营造一种绿色健康的氛围。贩卖机上还挂了一块牌子,写明这些食品是当天制作的。但这些细节并不重要。“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们最终发现,大家只看食物本身。”他说道。“然后试吃,如果达到或超越他们的预期,他们就会再次光顾。”如今在芝加哥,各种各样的场所都有这台贩卖机的身影:办公楼(方便没有时间吃午餐的上班族买到新鲜沙拉,不用吃薯片充饥)、医院(机器所提供的选择比医院餐厅的饭菜更有吸引力)、911呼叫中心(这里的员工原本只能依赖快餐)、CVS药店、7-11便利店、大学生活动中心以及开车才能抵达餐厅的郊区。[Photo:Farmer’s Fridge]理论上来讲,这种普及程度应该足以提高人们对健康食品的选择了,但桑德斯发现,便利性其实并不是消费者唯一的考虑因素。“如果健康食品不好吃,不管多方便都没用。如果和其他选择相比,它的价格并不便宜,那美味和便利只是次要因素。在过去5年里,我们了解到,便利、美味和价格形成了一个三角关系,我们必须同时在三个点上做到最好。如果你能做到,那就一定能够改变人们的饮食方式。””他说道。这台贩卖机内的大部分商品售价在7美元左右,比竞争对手Sweetgreen便宜得多,后者也在芝加哥逐渐扩大规模。随着Sweetgreen等健康快餐选择进入这个城市,其中包括星巴克沙拉,Farmer’s Fridge并未出现业务上的流失,因为沙拉的需求突然大大高涨。这些沙拉贩卖机与公司厨房联网,员工每天在这里制备沙拉、酸奶冰淇淋和非沙拉餐点,比如香蒜意大利面。“我们每天都会收到一份报告,写明每一台贩卖机需要准备什么食材,我们按订单生产,根据顾客购买的数量切生菜,即时接单,即时切牛油果。所有业务都是围绕贩卖机的需求开展。”桑德斯说道。他们还通过算法预测所需制备量,以减少浪费,还会降当天剩余的食材捐出。桑德斯打算把这种模式扩展到中西部其他城市,然后走向全国。“归根结底,这桩生意的影响力来源于解决最初普及新鲜健康食品的需求问题,不仅仅面向芝加哥的白领,而是希望尽可能惠及更多人。”他说道。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苹果走进校园,零售的另一项使命是教育

   

上个月,苹果发布了新款iPad,并在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芝加哥莱恩理工学院预备高中(Lane Tech College Prep)举办了一场教育主题活动。这场产品发布会的另一项独特之处在于,发布活动随后又转移到了密歇根大道的苹果专卖店,变成一场向公众开放的晚间活动,还邀请一位获奖教师讲述在课堂上使用苹果Clips应用的经历,更有莱恩理工学院毕业生、说唱歌手Towkio到场助兴。[图为莱恩理工学院预备学校][Photo:Internet] 这一系列活动提醒我们,苹果要正式回归教育市场了。它的501处零售网点其实就相当于它自行设立的课堂。在芝加哥专卖店,我遇到苹果高级零售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Anglea Ahrendts)以及她的两位同事,聊了聊当天的新闻和苹果专卖店所发挥的作用。阿伦茨告诉我,史蒂夫·乔布斯曾说,零售的使命就是丰富生活,而不只是推销产品。但她认为,零售还有另一项使命,那就是教育:“维系人群,使科技通人性,我们的任务可能就是启发他人。”在过去10个月里,苹果一直在各家专卖店试点举办“教师星期二(Teacher Tuesdays)”活动,约请教育工作者——比如设立24年之久的“苹果名师计划(Apple Distinguished Educator)”所表彰的人士——分享他们使用苹果设备、应用程序及服务的相关建议。现在,这类活动将走向全球各地的苹果专卖店,且不限于周二举办。举办教育活动的想法也影响了新门店的格局设计,聚会活动的空间因此变大了:“我们必须重新设计专卖店。”阿伦茨说道。有了这种新布局设计,再来谈启发和教育,就少了点陈腔滥调的感觉,毕竟如果她监管的门店和传统消费电子商店一样,每一寸空间都为产品销售而存在,那还有何诚意可言?[Photo: Harry McCracken]尽管苹果的演示仅几次委婉提及谷歌的Chromebook,但它强调儿童通过多媒体体验——尤其是通过创造多媒体体验——达到学习目的,突出了苹果的核心竞争力和Chromebook的薄弱环节。阿伦茨指出,帮助学生学习如何利用科技传达创造力是苹果与生俱来的使命:“孩子们已经以这种方式使用我们的设备,也期待我们教会他们这一点。”这种理念反映在了苹果的新课程“人人都能创造(Everyone Can Create)”中,此课程提出了音乐、绘画、摄影和视频等学科的教学思想。在它之前是“人人都能编程(Everyone Can Create)”课程,利用了苹果面向儿童的Swift Playgrounds编程环境。后者也是启发专卖店课堂的素材:“刚刚开发Swift Playgrounds时,零售平台成为了儿童编程教学的绝佳场所。”苹果软件工程运营副总裁谢丽尔·托马斯(Cheryl Thomas)说道。苹果选择以编程和创造力作为课程主题并非偶然。两者正好处于科技与人文学科的交界处, 乔布斯热衷于引用这种交集,而蒂姆·库克也在这场高中活动现场提及。在编程与创造力“两个领域,苹果都有自己的观点。”苹果应用、市场与服务产品营销副总裁苏珊·普雷斯科特(Susan Prescott)说道。“我们不可能编写生物学课程。”(换言之,苹果产品不能用来教生物:但当天早上的主旨演讲还演示了针对iPad开发的第三方增强现实青蛙解剖应用程序。)对我来说,在苹果专卖店里与阿伦茨、普雷斯科特和托马斯谈论苹果硬件及其服务突出了该公司独特的纵向整合策略,即其产品开发与零售体验之间的空间比其他任何技术公司都要小。苹果活动现场还发布了在学生多于设备的课堂环境里管理iPad的新功能。一般人很容易把它解读为一次不足为奇的功能,只是为了在Chomebook表现出色的领域取得进步。但阿伦茨的兴奋反应令我大感意外。“在今天早上的演示中,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在课堂里共享iPad。”她说道。“这是苹果专卖店多年来的惯例,何不引入到课堂里呢?”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自动遮阳,还能把窗户变成发电站,这块玻璃有点牛

   Jesus Diaz

你可能见过那种可以自动感应遮挡阳光的窗户。但不仅自动遮阳还能将阳光转化为电能的窗户你知道吗?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研发出一种智能光伏窗户,在遮挡阳光的同时还能发电。光伏窗户的发电原理在于覆盖在玻璃上的由铯、碘化铅、溴化物和钙钛矿构成的半导体液体涂层。实验证明,这种化学制混合剂能让电池效能提高到了22.7%(相比之下,常规的硅太阳能电池的转化率仅有19%)。[图左是太阳能电池状态的光伏窗户,图右是同样的材料做成的窗户][Photo: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这种特制的玻璃在室温下透明度为82%,而随着温度升高,玻璃的透明度会急速下降,逐渐变成深橙色。神奇的是,在升温造成透明度降低的过程中,热能转化为电能的反应也在悄悄进行。实验室成员林佳(Jia Lin)和朵乐天(Letian Duo)分别表示,这些玻璃目前已经可以作为电力的补充来源,但从长期发展来看,这项技术还需要不断完善。首先便是窗户的阳光转换效率。目前的转换率仅有7%,还无法达到10%的商业生产标准。于是实验室相除 了一个名为为“串联建筑”的方案,目前已进入到实验阶段。“串联建筑”即在窗户上增加额外的太阳能电池层,把整个光谱利用起来,从而产生最高的电流值22%。”[photo:网络]不过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玻璃的温度阈值。团队目前正试图将其降低到50度,从而让阳光照射下的玻璃能够轻松进入工作状态——早晨时透明的玻璃,在中午随着温度的上升而变暗,最后晚上又变回透明。对于建筑师和设计师来说,这一材料的前景可谓动人:玻璃将大幅度降低房屋的能源消耗。林佳说,得益于玻璃的遮蔽功能,智能建筑能够自动调节室温。这项技术带来的影响,将不断渗透到设计、HVAC(暖通空调)以及类似的被动冷却和暖气系统的安装。[Photo: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在汽车方面,大面积的窗户可以变成太阳能电池,为电池充电的同时降低车内的温度。且汽车在行驶时,玻璃也可以给电池充电,这样一来,减小电池体积,也能让汽车变得更轻巧。那么,我们还需要等多久才能在办公室和停车场看到这一梦幻材料的身影呢?林没有给出具体时间,但新材料领域的飞速发展,让我们有底气相信,这项技术的成熟和投入商业运用,等待的时间并不会太久。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Droga5设计首席:想做好品牌广告,收下这五大原则

   jason severs

广告业的历史根源在于说服他人,而今天的广告公司已经不能满足于简单说服客户。面对充满未知的世界,各个品牌应该如何发展?且听业界巨头Droga5的首席设计官Jason Sever分享他的品牌真经。

“牛皮癣”大翻身,口香糖渣做的鞋底了解一下?

   Adele Peters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穿着精心搭配的服饰走在路上,昂首挺胸,脚底生风;走着走着却像被钉在路中间,面露愁容;生活总有些遗憾那就随它去;唯独这脚踩口香糖的回忆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可这被誉为城市道路“牛皮癣”的口香糖,最近摇身一变,成为新型回收材料。Gumdrop新推出的这款鞋子有着独特的蓝色鞋跟,它的材料来源绝对让你意想不到,那就是回收而来的口香糖。这是英国设计师安娜·布勒斯(Anna Bullus)的最新项目,计划将在今年年末正式面市。布勒斯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研究如何把废弃口香糖从粘乎乎的人行道“破坏分子”改造成有用之物。十年前的安娜·布勒斯还是一名设计院的学生。她观察了几乎所有的不同类型的路边垃圾,试图了解这些垃圾是如何被回收利用的,后来却惊奇地发现搜寻不到任何有关回收口香糖的信息。她说道:“我查阅了大量报道和资料,但发现所有的信息都是关于口香糖的高昂处理成本,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没完没了地清理社区街道,而且市面上也缺乏可行的解决方案。”据估算,英国当地政府每年花费6,000万美元(约合8,200万美元),从人行道上刮掉硬化的口香糖,或使用蒸汽清洗机冲洗。有些时候,清理一块口香糖的人力成本甚至达到2美元,而口香糖本身可能只卖4美分。在全球范围内,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有些地方直接禁止口香糖。迪士尼主题公园从不销售口香糖,节省保管费用。有些机场也不卖口香糖。在新加坡,你还得凭处方才能购买口香糖。在伦敦这样的城市,口香糖禁令是不可行的。但布勒斯意识到,口香糖一般采用合成橡胶制作,和自行车内胎的材料一样,也许,我们可以赋予它第二次生命。“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做实验。”她说道,“做法有点像烹饪。”在导师的指导下,经过长达4年的努力,她研制出了一种可用于制造业的材料。[Photo:Gumdrop]她把口香糖和其他回收材料混合起来,做成了一个粉色泡泡状的垃圾桶,并把垃圾桶放在市中心街道、火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地点回收口香糖。除了回收口香糖,这个垃圾桶还能改变路人的行为。据布勒斯透露,她的公司Gumdrop正在摸索最佳摆放位置,以达到行人想要丢弃口香糖时垃圾桶正好出现的效果。希斯罗机场引进了这个垃圾桶,避免了每年8,000美元的清理成本。某所大学在三个校区采用了口香糖回收垃圾桶,大概省下了24,000美元。任何机构使用这款垃圾桶都必须支付一笔服务费,但仍然远远低于过去的清理成本。Gumdrop还出了一款迷你钥匙扣挂件回收桶,装满了口香糖就可以邮寄到回收厂。这些垃圾桶装满后,就会被送到一间回收工厂,工人从里头挑出香烟头等其他垃圾。接着,口香糖和垃圾桶会被一起回收(布勒斯不愿透露具体的流程),制作成小球,成为处理一般塑料的制作设备。Gumdrop利用这种回收材料制作了一系列产品,包括梳子、飞盘和可回收咖啡杯。但鞋子可能更吸引大众消费者。“和人们聊起口香糖回收,说到它能做成的各种产品,我想大家都很难跨过心理这道坎,他们会犹豫,我真的想碰那玩意吗?”布勒斯说道。“我们发现,鞋子是个很好的想法,大家能够理解,毕竟这是街上的口香糖,而你的鞋子哪里没踩过呢?”[Photo:Gumdrop]最近,这家公司还利用同样的回收材料制作惠灵顿儿童长筒靴。这种靴子穿坏了还能寄回公司,再次循环制作成新靴子。利用口香糖制作产品需要稳定的原材料来源,制作一个回收桶大概就需要70块口香糖。目前Gumdrop与口香糖厂家合作,回收其数量庞大的消费前废弃物。“目前,我们手头的废弃物太多了,用都用不完。”布勒斯说道。设计师安娜·布勒斯希望,回收口香糖成为新产品的行为,能够呼吁消费者不要在街上随意丢弃吃过的口香糖,甚至鼓励消费者开始回收其他垃圾。“我们的出发点是,如果能够影响大家,使大家改变这样一个小小的习惯,那么我们就有更多机会解决其他的垃圾问题了。”她说道。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