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清欠民企账款调研: 优化支出结构、盘活资产、贷款置换多管齐下

2019-10-23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21日出席进一步做好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并讲话。刘鹤表示,目前进展总体顺利。同时也要看到,各地工作进展不平衡,存在的问题依然不少,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拖欠款主要为政府部门及国企拖欠的工程款和物资采购款。去年底以来,各地通过统筹财政资金、优化支出结构、盘活资产、发行专项债等多种方式完成清欠。部分拖欠工程款也被认定为隐性债务,这部分拖欠款可以通过置换完成清欠。

刘鹤在上述会议上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不仅事关政府信用,更与经济增长、社会预期、就业民生密切相关,“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责任要落实。要强化督导检查,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加强跟踪评估,确保今年清欠任务全面完成。”

“拖欠不仅包括企业之间货款和资金的拖欠,也包括政府投资项目拖欠企业的工程款和货款。”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表示,“很多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产品市场有需求,自身经营也不错,如果政府或国企及时解决了欠款,小微企业将更具活力,因此清欠工作确实具有重要意义。”

图/甘俊 摄

清欠进行时

某建筑类央企融资部人士介绍,一般工程项目是项目核算制。往往欠下游民企的资金主要是上游(城投、政府部门)的钱没到,单个项目往下付款存在压力,进而形成对民企的欠款。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近两年隐性债务管控从严,地方融资平台资金紧张。在此背景下,融资平台对各类款项的偿还顺序如下:公开债券、信贷、信托等资管产品、租赁、应付工程物资款。

“公开债券违约与否涉及到当地的融资环境,地方政府肯定力保。” 上海某中型券商资管部债券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现在地方资金周转压力很大,下游应付款延迟支付很常见。”

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2018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清欠工作方案的通知》,对清欠工作做出了总体安排,清欠工作由此展开。从一些地方的工作来看,清欠工作进度不错。

安徽省池州市2019年第二季度对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的专项审计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该市已偿还欠款2.09亿元,剩余0.82亿元。按此计算,进度已完成72%。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国资委的一份报告称,当地国资委监管国有企业涉及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共5户,拖欠金额共计9675.16万元。经过努力,截至2019年10月12日,已还账款6705.32万元。这意味着清欠进度达70%。

浙江嘉善县经信局网站的一篇文章称,截至9月底该县共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1901.46万元,已偿还1901.46万元,清欠工作完成率达到100%。

一些地方的数据亦披露了相关欠款结构。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的一份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当地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总额1.12亿元。从拖欠主体来看,主要是政府部门及国有企业;从拖欠类型来看,主要集中在工程建设款;从拖欠的时间来看,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

对于拖欠原因,这份审计报告分析称,因为落实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影响,再加上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形势严峻,民生支出、重点项目建设等资金需求较大,收支矛盾异常突出。

多举措清欠

刘鹤在10月21日的电话会议上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责任要落实。要强化督导检查,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加强跟踪评估,确保今年清欠任务全面完成。

中部省份某省会城市城投公司城建部负责人介绍,去年末已经开始清欠,因为年底的这个时间点尤为重要。“元旦、春节临近了,需要及时完成清欠,保证中小企业拿到账款,然后发工资,这是重要的民生问题。”他说。

此前地方亦探索出多种清欠方式。“如果没有收到上游的账款,清欠的话一般是自己先从‘牙缝’里挤一点出来,匀给下游民企,偿还一部分。”前述建筑类央企融资部人士表示,“公益性工程建设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部门,但现在地方财政资金也不是很充裕。”

记者了解到,统筹财政资金完成清欠是重要的措施。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优化支出结构就显得很重要。

银川市的一份答复称,该市每年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收部分的50%专项用于清理工程欠款。同时,按照压缩50%的标准安排机关事业单位基本运行费,按照压减20%的目标压缩一般公用经费支出,压缩的财力优先清偿已完工结算工程欠款。

一些地方采用处置资产的方式清欠。广东省惠东县政府网站的一份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情况文件显示,当地某乡镇尚有600多万未清偿,当地拟将760亩渔塭招标,所得资金用于偿还欠款。

记者了解到,在去年8月对隐性债务的认定中,部分政府部门、事业单位、融资平台形成的拖欠工程款也被认定为隐性债务。因而这类拖欠工程款的偿还兼具隐性债务化解和民企账款清欠的双重含义。

一些地方财政局提出,引导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下,按照市场化原则依法依规发放合适的贷款产品向地方平台公司提供融资支持,以解决拖欠问题。这类操作实际上是隐性债务置换,即用银行贷款置换拖欠款。

此外,地方政府债券资金也可以用于支付拖欠款。如陕西省青木川镇南坝村陕南移民安置点项目共收到专项债券资金1541万元,该资金主要用于偿还拖欠此项目施工单位的工程款。

今年1月份,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时任,现为副部长)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财政部将指导和督促地方将专项债券资金重点用于急需资金支持的方面,优先用于解决在建项目“半拉子工程”、存量隐性债务项目政府拖欠工程款问题等。

编辑: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