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CEO: 希望借助金融业开放新政 进一步扩大在华布局

2019-10-23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姚瑶

近来,中国金融业开放再提速,10月1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720号令”),即日起正式施行,意味着进一步放宽了外资保险公司准入限制。就在720号令颁布不久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两则重磅消息,确定了证券、期货和公募基金业对外开放的时间表,就公募基金业而言,自2020年4月1日起,境外投资者可100%拥有基金管理公司。

10月21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已经批准了一些外资机构设立保险机构的行政许可申请。接下来,将继续落实对外开放的政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近日采访了宏利金融集团(Manulife,下称“宏利”)总裁兼CEO高瑞宏(Roy Gori) ,宏利是加拿大最大的金融集团。据了解,宏利和中国市场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1897年,当时该公司在亚洲的首个保单在上海售出。

希望借助新政进一步扩大在华布局

“中国政府近期宣布将在2020年实现金融行业的全面开放,对于相关的新政利好我们颇受鼓舞。我们在中国已有多业务的布局,包括合资保险公司、合资基金公司及WOFE公司。我们正在做相关的研究,希望能够借助新政进一步扩大我们在华的业务布局。”高瑞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在1996年,宏利旗下的宏利人寿保险和中化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合资组建了中宏保险,是国内首家中外合资人寿险公司,宏利持有该合资公司51%股权;还成立了一家合资基金公司即泰达宏利基金公司,其中宏利持股49%,此外还成立了外商独资企业(WOFE)宏利投资。目前中国有1万6千名营销员和员工。

“条件成熟的话,宏利当然乐于增持中国合资公司的股份,因为我们非常看好中国市场。但话说回来,我们对于两家本土合作伙伴都挺满意。目前,合作双方都同意将重点放在加快业务发展上。另外有关WOFE公司,随着这个领域的进一步开放,我们会继续加大投入。”高瑞宏说。

宏利亚洲总裁兼CEO华康尧(Anil Wadhwani) 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称,就在华的资管业务而言,目前合资基金公司和WOFE公司并行的组合相辅相成。

“一方面,我们有泰达宏利合资基金公司业务,涉足在岸的资管业务;另一方面,我们还拥有WOFE公司,针对中国的高净值个人及机构投资者推出以离岸策略为主的产品和服务。这样一个业务组合对我们来说,效果不错。“

据介绍,在泰达宏利方面,此前有公募基金中基金(FOF)获批。在WOFE公司业务方面,宏利使用QDLP(即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额度和QDII(即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来为其的离岸策略服务。

对于WOFE公司未来的发展,华康尧表示对发展私募资产管理领域有兴趣,“我们在北美有不少的相关经验,希望能够将相关经验和能力引入中国市场,我想会在2020年及未来看到相关进展。”

看好中国养老和医疗领域机遇

目前,中国养老金市场是外资金融机构眼中的“一块香饽饽”。我国现行养老保险体系由三个层次构成:政府主导并负责管理的基本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政府倡导并由企业自主发展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第二支柱”,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则为“第三支柱”。中国的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发展目前还任重道远。

“宏利看好中国的养老金市场机会,目前中国正在仔细研究如何构建养老金支柱体系,来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高瑞宏说。

高瑞宏表示,人口老龄化已是全球性问题,在2015年全球60岁以上的人口目前已达9亿,到205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进一步增长至20亿。目前全球的养老金缺口(也就是满足退休生活所需的资金和实际储蓄之间的差距)目前是70万亿美元,到205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进一步增长至400万亿美元。

“其中仅中国市场来说,预计到2050年将面临100万亿美元的不足,目前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22亿,预计到2025年将增长至3亿。这不仅仅是民众和政府的努力就能改善的,金融服务公司也可以很积极地参与其中。如果中国真的要完善养老金第三支柱,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有很大市场机遇。”高瑞宏说。

除了养老金市场外,宏利看好中国医疗领域的商业潜力,“目前中国的医疗支出相当于GDP的7%,相较发达国家而言,比如美国的这一比例为20%,还有一定的差距,同时也意味着具有很大的潜力。一年来,我们达成了与几家中方互联网医疗领域公司的合作关系,可以说中国互联网医疗的机遇相当独特,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完善整个健康生态圈布局。”高瑞宏说。

编辑: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