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简单委外已成过去时 理财子公司与其他机构如何竞合?

2019-12-03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从上到下一层层推进资管新规的开展,对中国整个金融行业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里程碑,为中国金融市场走向成熟的国际化市场做了一个最好的铺垫。”11月19日,在21世纪经济年会的“财富管理跨界竞合”圆桌对话上,歌斐家族办公室负责人吴蔚表示,资管新规可谓中国金融业的里程碑事件,使投资者得以更加深刻地理解资产配置的理念。

2019年,作为“新物种”的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开业,成为资管市场最为关注的变量之一。

“(银行理财子公司与非银资管机构之间)肯定竞争、合作是并存的,谁也取代不了谁,而是共同发展的过程。”在圆桌对话中,中信建投证券董事总经理吴浩表示,从产品合作形态来看,以往通过简单委外账户合作的形态“可能也是过去时了”,FOF或MOM等合作模式会越来越多。

中银理财产品与系统研发部总经理兼运营管理部总经理吴金梅表示,过去一两年,整个资管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机遇和挑战并存,但总体是机遇大于挑战,且理财子公司与非银机构之间也存在诸多合作机会。

简单委外成过去时

吴浩坦言,作为资管从业者,“这几年日子过得不太好”,资管新规2017年11月征求意见,2018年4月正式出台,给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带来了巨大变化。

吴浩称,这场巨变体现在负债端、资产端和资管机构三方面。负债端方面,投资者开始适应打破刚兑、净值型的改变,“根据最新的统计,约30%的银行理财产品已改造为净值型产品,这是负债端上中国理财市场这两年最大的变化之一”;资产端方面,债券收益率快速下行,同时,在资管新规下投资非标资产受到更多约束,出现资产端的合适资产,特别是高收益产品比较稀缺的现状;对资管机构而言,这两年主要在做净值型改造,“既要净值稳健,又要回撤少,又要投资者认可,需要不断打造新产品适应市场,延续之前产品发行的节奏”。

2016-2018年间,委外业务兴起,成为银行与非银资管机构之间合作的一大交集。子公司化运作后,委外业务遭遇挑战。

吴浩认为,过去简单的配置型产品将“不再有委外的必要,银行就自己做了”;对于复杂的混合型、多策略或加上衍生品的产品,银行理财子公司与非银资管机构还有合作机会。

“特别是权益类,肯定是券商、公募基金有先天优势,银行在债券、非标产品上有更多优势。股债混合型产品,是我们现在比较主推的类型。”吴浩说。

机遇与挑战并存

吴金梅认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机遇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财富管理需求强劲,居民养老意识的唤醒,带来了很多增量财富管理的需求;二是在资管新规下,理财子公司未来将起更重要作用,且理财子公司本身有很多优势,主要体现在客户端、渠道端、资产端等;三是金融开放,今年7月金融开放11条,提到很多关于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举措,亦给市场带来增量需求。

她认为,挑战亦不小。一是投资者教育,虽然理财产品要求净值化,不刚兑,但银行理财过去长期给客户保本,打破预期需要时间;二是理财端产品期限较短,平均不到半年,跟实体经济对长期性资金的需求如何有效连接,是一个挑战;三是理财子公司公司化运作的挑战,公司化运作跟一个部门的运作有很大差异。

吴金梅认为,银行理财子公司与非银机构有不少可以合作的领域,“举个例子,银行理财子公司进入交易所市场,要走券商结算模式,跟券商经纪也有合作,这种合作是全方位”。

此外,专注高收益债市场私募基金,也有望与理财子公司形成合作关系。

北京鼎诺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许余洁表示,国内诸多AAA,AA+债券收益率高企,但很多资管机构限于专业能力,不敢去碰,因为可能就是个雷。而以投资高收益债见长的私募基金,则可通过投顾的形式与银行理财形成合作。

“服务的对象不一样,大家专业能力不同,在这样的前提下,合作的可能性会更大。差异化定位,发挥各自优势。”许余洁说。

编辑: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