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专项债新规”掀基建涨停潮 机构争议估值重构空间

2019-06-12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颓靡多时的基建板块终于扬眉吐气。

6月11日,建筑行业锐不可当,建筑材料和建筑装饰指数分别大涨5.48%和4.50%,一路领跑A股。其中西部水泥指数、西部大基建指数等涨逾7.6%和6.88%,耀皮玻璃(600819.SH)、青松建化(600425.SH)、天山股份(000877.SH)等十余概念股强势涨停。

前一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下称“专项债新政”),提出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的资本金,项目涵盖铁路、国家及地方高速公路、供电和供气项目等。

据华创宏观测算,此次专项债新规可增加资本金1000-2000亿,杠杆4-7倍,最终或可撬动新增基建投资0.4万亿-1.4万亿。

这一消息迅速振奋了A股市场,不少机构人士指出,年初以来表现相对较弱的建筑指数,有望在政策催化下提升估值。

设计、公路或率先受益

今年以来,市场出于对“专项债发行快速接近限额”、“融资环境边际收紧”等方面的担忧,建筑行业的走势一直处于A股末端。

根据6月11日光大建筑装饰研究团队发布的研究数据统计,2019年以来涨幅后五(行业)分别是建筑、传媒、汽车、电力及公用事业、钢铁。从板块的估值上看,PETTM大约10.6倍、估值分位是16%,PB大约是1.15倍、估值分位是11%,处于非常低估的状态。

“2019年一季度,经济数据比较好,市场也很好,大家都愿意配一些进攻性的品种,而4月经济数据转差后,第一阶段的防御主要扎堆在消费,如果要配置建筑可能还需要等相关数据进一步恶化,因为建筑是由投资拉动的行业,政府需要严控债务、基建投资,所以相对吸引力不如其他主题如农业、5G等。”11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建筑行业分析师受访指出。

此次允许专项债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对基建投资回升带来极大提振,曾经颇为“冷门”的建筑板块转眼间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

中信证券指出,文件的出台将边际上拓宽可撬动社会融资的政府资金渠道,表明了政府对于稳基建的决心,将对市场对于基建的预期有所修复。

在具体受益板块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整理数据及采访了解到,建筑设计端、高速公路项目等细分领域的低估值龙头企业有望最先受益,其中苏交科(300284.SZ)、中设集团(603018.SH)等设计咨询龙头率先涨停。

11日,上海一家大型机构资深研究人士受访指出:“如果基建领域投资显著改善,最先受益的肯定是设计板块,因为其属于产业链前端,订单和业绩会最先反映,而且设计公司的体量大多在百亿以内,相对于大型央企而言弹性会更大。其他领域包括铁路、公路,也是比较利好的行业。”

相比于铁路,高速公路项目又在“比拼”中更胜一筹。

上述分析师补充表示,“从资本金占比上看,由于高速公路相比铁路资金比例更小,本身杠杆率较高,如果未来放开专项债作为资本金用途,高速公路项目的撬动效应会更加明显。发改委从2017年以后就没有新批高速公路项目了,后续会不会加快批复节奏还不知道,只是从资本金角度来看,公路项目受益更多。”

审慎评估上升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整体上市场士气被专项债新规显著鼓舞,但不少机构人士对于建筑行业的估值修复空间仍存有疑虑,新规的后续落实情况是考验行情能持续多久的关键因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中美贸易摩擦谈判进展等仍是横亘在行业前方的“变量”。

上述建筑行业分析师认为,“目前市场表现至少有一个预期改善,现在虽然已经放开了一条口子,但地方政府会不会使用,规模多大还有待观察,因为地方政府有一些债务限制,有多大操作空间还需要权衡。另外目前统计专项债2019年的投资项目比例,也可能存在变化,国家有一定的调控空间。”

上述大型机构研究人士也指出,“从现在来看行情还不是很明朗,放开专项债(范围)肯定是利好,但往后来看,整体经济下行压力是不是很大,中美谈判结果如何等会对行情产生影响。如果三、四季度环境恶化,中央可能会选择放开基建,对城投、隐性债务选择性忽视一部分,这就有利于建筑行业整体估值提升,但现在很难看清楚。”

事实上,早在6月10日晚,中信建投建筑团队就曾在研报中直言不讳地评论称,“基建投资回升确定性强,但将呈现弱周期特征”。

上述研究人士认为,“确定性强”主要是今年整体基建投资增速延续回升趋势确定性强,因为资金来源在好转,如政府性基金、财政支出等方面能看到财政前置的现象,且政策上也一再强调稳基建,在眼下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中美贸易摩擦没有明显结果,存在基建稳增长的需求。

而对于“弱周期”的解释,该人士认为主要由于政府意愿和资金来源上的限制。

“政府意愿方面,这一次有所放松是因为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但不会打破去杠杆的节奏,中央政府没有明显的放松地方城投平台、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迹象;资金来源有限,前5个月的基建投资主要来源于财政前置,下半年资金就有限了。而其他渠道如PPP和城投债没有明显放开。”上述人士称。

他补充道:“上个月财金40号文还在强调排查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PPP投资今年上半年没有明显放量,城投债据我们了解,整体偿还压力较大,所以(这一轮)基建反弹相较于2008-2012、2012-2015、2015-2018等周期而言相对较弱。”

编辑:李志军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