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批文、员工、物流、口罩…… 制造业复工要过几道关

2020-02-11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潇枭

【编者按】

疫情仍旧持续,各地复工日期终于来临。尽管仍有一些地方还需延迟,但不少复工的人群已经走上工作岗位。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巨大,不少企业,尤其是解决了大量就业岗位的中小微企业面临着严峻考验。

近些年来中国经济加速转型,产业向集群化方向发展,其内部的产业链条联系更为紧密。一旦链条上某个企业难以如期复工,上下游均会受到影响,甚至可以影响到全链条。

在确保防控措施到位、保证人员安全的情况下,企业有序复工会将疫情的影响尽量减小。如一些园区、写字楼需要等待复工批文,一些小区还在严格防控疫情控制流动,这些都成为企业复工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打通各道关口考验着各地治理能力。(李博)

2月10日,是广东、江苏、浙江、北京、上海等诸多地区复工的第一天。

当天,浙江省委、省政府对外发布《关于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 全力稳企业稳经济稳发展的若干意见》,坚持“受控复工”,分区域、分行业、分时段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

类似浙江这样“受控复工”的情况并不少见,部分制造业企业还在等地方政府开工“批文”,部分企业的外地员工由于封村、封路等原因无法到岗,部分由于缺乏口罩等防护物资难以开工。

2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会议明确指出,督促各地在科学有力有序做好联防联控工作的同时,对阻断物流、阻碍正常复工等方面问题发现一起解决一起。

等待开工批文

“我们已经给区政府上报了员工数量、防控预案等资料,还在等政府的开工批文。政府会控制上班进度,今天开工几家、明天开工几家,我们还在等通知。”吴亮(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吴亮是北京市密云区一家永磁材料生产企业的老板,他的企业有100多号人,现在员工基本已经到位,除了本地员工之外,一些外地员工提前返京,已经完成“居家隔离14天”的要求,只要政府开工批文一到,即刻就可以动工。

冯雪(化名)的企业目前也在积极申请复工,她的企业地处杭州余杭区,是一家电力系统配套设备生产企业。

按照杭州余杭区政府的规定,对于他们这样的工业企业,复工时间大致分为三档。2月10日起,符合“白名单企业”(即涉及疫情防控必需、保障城市运行和企业生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以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企业),员工基本为本地的企业,本地上下游产业链、供应链完整的企业,有望复工。2月15日起,员工主要来自其他非疫情重点地区,本地产业链、供应链较为完整的企业,有望陆续复工。2月20日起,其他工业企业有望陆续复工。

“我们现在正根据地方政府要求,组织材料、递交审批,积极申请复工。但是我们车间员工有一小半为湖北籍。我们也在响应国家政策,安抚疫情严重地区的员工,让他们在家安心等待,等候政策允许再复工。”冯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企业复工,难啊!我们最近在填报各种台账、出具各种证明,配合地方政府的各种验收活动,等待政府复工通知。”林原(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林原是江苏盐城一家生产物流装备企业的总经理,生产线位于盐城下属的一个县城。林原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材料显示,该县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2月7日通过的“全县工业企业复工及疫情防控工作方案”要求,组织公共事业运行、疫情防控、群众生活“三个必需”类企业优先保供或复工,其他工业企业有序复工生产。对于申请复工的企业,按照错位有序的原则,规上企业、50人以上规下企业、50人以下规下企业分别实行“清单”式管理,按“优先、正常、暂缓”三个次序,一企一策,分类指导。

“我们有100多个员工,从初三就一直待在当地,原本想远程指挥他们2月10日复工,但现在我们还在填写各种表格,比如员工从哪里来、体温多少、怎么证明待在本地等。要经地方验收,并给我们下达开工通知,才能真正开工。”林原表示。

2月10日晚上10点,林原在微信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政府工作人员也很辛苦,现在还在加班,为企业复工验收。

2月10日,是广东、江苏、浙江、北京、上海等诸多地区复工的第一天。-甘俊 制作

企业员工等待到岗

除了政府开工批文外,员工难以到岗也是影响企业正常开工的重要因素。

2月7日,无锡市政府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期间外来人员流动管控的通告》,通知指出“凡是未通过复工防控措施核查的企业,其外来务工人员一律暂缓来锡。”“对于来自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暂缓来锡”。

上述江苏盐城下辖县城的公告中也有类似的规定,疫情重点地区排除了“江西”但增加了“上海”,县外员工在疫情防控期间一律不得回来,严禁重点疫区(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上海等)和在上述地区有旅行、居住、接触史的人员回来。

“我们公司管理人员有20-30个在外地,好不容易从县里争取了3个入县名额,还要先送到当地酒店隔离14天,监测无异常后才能回归岗位。人都回不去,要怎么复工?”林原表示。

据林原介绍,即便是那些从正月初三一直待在当地的员工,还需要电信公司出具近期漫游地轨迹,来证明这些员工未离该县。如果这些员工恰巧用的不是当地手机号码,无法借由手机号码,出具个人轨迹,也难以复工。

吴亮企业的不少员工虽然是北京当地人,也存在员工难以到位的情况。他们有好几个工人反映,从村里出来之后不让进村,或者在小区里住着,如果出去了就不让回来。

地方政府为了落实疫情防控工作,层层加码管控,地区与地区间阻断交通,封村、封路的现象并不少见,这让企业复工变得困难。

2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知指出,严禁擅自封闭高速公路出入口,严禁阻断国省干线公路,严禁硬隔离或挖断农村公路,严禁阻碍应急运输车辆通行,严禁擅自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和收费站、省界和国省干线公路设置疫情防控检疫点或检测站,已违法违规设置的要坚决撤销。

货物、原材料等待到位

封路除了阻断人员往来,货物、原材料运输也受到很大限制。

柳州一家钢材加工企业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2月10日已经复工,但由于村里封路,还有三分之一的工人没有到齐。加之存货有限,目前只开设白班,取消晚班生产活动。之所以取消晚班,是因为原材料供应有限。

据该企业主介绍,他所在园区的多数企业并未复工,人员不能到岗是一方面,很多企业无法购买口罩,没有防疫条件的企业都不能复工。

“国务院下了通知后,封路的现象有望改善,高速公路现在基本通畅了,但国道、省道要畅通,可能还要花点时间。”该企业主表示。

在林原看来,物流不通非常致命。“我们现有的原材料库存只能维持7-10天,现在的制造业企业并不会有太大库存,没有那么富余的资金购置大量原材料,生产对物流的依赖度很高。我们生产设备的零部件很多来自江苏、浙江,物流不通,开工几天就又得停下来。”

物流不通,意味着整个产业链并未真正启动。吴亮企业所需原材料来自江西,年前定的原材料,虽然已经付钱,但货还没到,货运物流公司可能要到2月18、19日才开工。企业生产的永磁材料卖给广东的电子制造厂,这些企业多分布在深圳、东莞等地,下游的这些电子厂好些至少到17日复工。

“现在整个产业链条难以正常启动,上下游、物流企业反馈的信息,好些要推迟到17号才能复工。上游厂家可能春节不停炉、不休息,但下游企业如果没有复工,不能给我们货款,或者拖着货款,我们会更难受。”吴亮表示。

经历过2003年非典疫情的吴亮,熬过疫情那几个月之后,企业的经营收入有所恢复。即便有过此前的经历,对于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他直言将来的形势不好说:“如果疫情拖得久了,部分订单可能就没了,毕竟任何企业都会同时备几个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