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评论丨清理要素流动障碍,推动社会经济深层流动

2019-11-06 07: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靖云

近期黑龙江鹤岗又一次成为网络流量的焦点,还是因为房子。但是不同在于不是房子白菜价也无人问津,而是房子不仅有人买,而且还是千里迢迢过来看,更重要的是,人买了房,还愿意生活在鹤岗。

这位买房者是海员李海,本身是在海上工作,过去长期住在舟山,但是最终选择在鹤岗安家。每年海上工作半年,在岸上休息半年,在外漂泊多年后,他最终选择在鹤岗安家。李海不是孤例,根据他在鹤岗买房的经历,鹤岗卖房的中介一个月能卖掉十几二十套房。更为重要的是,来买房的都是外地人,而且都是从广东、湖南、湖北、四川这样千里之外来的人。而这些购房者和李海一样,大多都通过互联网或者外包服务工作,他们的工作都不是在鹤岗,仅仅只是看中鹤岗房子便宜,而且居住舒服。

居住和工作、公共服务三合一,这是城市聚集经济的基本特征。随着经济发展,就会有所谓的“空间中心”出现,一方面要素聚集的越来越积聚,另一方面则是离散的越来越离散。这一经济地理的分布,在世界各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都反复出现。但是经济聚集化,并非是简单的一次维度,与聚集化相伴生的是生产要素不断的分离,从而形成了产业上下游。聚集有效率的部分进一步聚集,可以离散的状态则进一步离散。

比如北美东部经济区,就很早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北美东部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巨型城市经济和工业产业聚集的地区,但是随着北美经济一体化发展,有产业转移,但是更为值得重视的则是一些要素和市场离散。因为加拿大的居住成本低,环境优越,很多设计师,私募投资者都选择到多伦多、蒙特利尔生活,虽然其市场的中心仍然围绕着纽约、芝加哥,但是其居住中心则已经变化了。纽约交易所和芝加哥交易所最近十年来都大幅度成长,但是单就金融业从业人口比例而言,多伦多其实是世界第一。与高密度的金融从业者相似的还有高密度的信息服务业者,特别是软件设计业者,多伦多也是北美第三集中地,形成了一个次级中心。

当然,这种变化有着互联网新技术革命的物质基础,通过互联网,全球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网络实现工作聚集,形成了远距离工作的浪潮。但是更值得重视的是,北美出现这种经济现象其实是和美国加拿大深度经济一体化,特别是北美自由贸易区的直接结果。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社会流动基本不存在阻隔,从劳动力到资本不断流动,形成了进一步的配置变化。

现代经济体系的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一体化市场,特别是生产要素的流动变化。所谓的区域经济分化,也就是生产要素的聚集变化。与一般的商品范畴的流动相比,这才属于经济深层流动,也是更为重要的社会变化。中国经济目前已经出现了这样一种变化趋势,这两年舆论经常讨论的珠三角、长三角经济一体化,以及南北经济增长差扩大等现象都是这一趋势变化。中央财经委第五次会议就已经指出,“我国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深刻地发生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

更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政策导向要求,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社会舆论经常认为流动带来的都是聚集,最后就是区域两极分化,发达的地区越发达,欠发达地区或者说衰落地区就越衰落,东北就经常被拿来当例子,但这显然是错误的。

正如克鲁格曼在其新空间经济学理论所强调,空间中心尤其是巨型城市要素聚集会呈现绝对状态,但是并非说其他地区就会丧失掉所有优势,经济流动的结果总是会让这些地方发现新的比较优势,找到新的要素组合优势。过去鹤岗发展是依靠煤炭,建立了较为全面的基础设施形成了中等城市规模。资源逐步枯竭,本地要素流出,但是土地资源和环境本身就形成了新的比较优势,加之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一样会吸引很多人来居住。这些新的劳动力聚集之后,就可能形成新的经济要素组合,催生出新的经济形态。今天到鹤岗买房的有海员,也有网络电商,还有从事设计的群体。海员带来的是海外贸易网,网络电商则有产品供应链,再结合设计师群体,以及鹤岗身处大兴安岭农林工业优势,其可能产生的经济组合形式早已超出想象。

从根本而言,经济结构的调整转型升级变化,都是生产要素的配置结构的变化。而要推动生产要素结构变化,最为重要的就是进一步推动要素流动。要素流动带来经济要素聚集,但是更会带来比较优势配比的变化,从而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过去说东北市场化水平低,营商环境不佳,甚至说天气太冷不适于居住。但是从鹤岗购房案例看,不管是房屋购买还是户口迁徙,本地都没有什么障碍,李海本人也比较过云南等地,最后还是选择东北。足可说明市场化水平是可以提高的,管理效能是可以改进的;冷不冷,是否适宜居住,则要看本人感知。诚然,这一要素配置变化过程中,政府需要做的有很多,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强公共服务投入等。需要清理要素流动障碍,进一步推动社会经济的深层流动!

编辑:李志军 / 南方财经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